您在這裡

老子道德經導讀:能為第十

Jack 在 周日, 07/06/2014 - 14:41 發表

【經文】

載營魄抱一,能無離乎?專氣致柔,能嬰兒乎?滌除玄覽,能無疵乎?愛國治民,能無知乎?天門開闔,能為雌乎?明白四達,能無為乎?生之畜之,生而不有,為而不恃,長而不宰,是謂玄德。

帛書甲本:□,能嬰兒乎?脩除玄藍,能毋有疵乎?□…?生之畜之。生而弗德。

帛書乙本:載營袙抱一,能毋離乎?槫氣致柔,能嬰兒乎?脩除玄監,能毋有疵乎?愛民桰國,能毋以知乎?天門啟闔,能為雌乎?明白四達,能毋以知乎?生之畜之,生而弗有,長而弗宰也,是胃玄德。

【翻譯】

承載著營魄而精神專一,能夠永遠不離開嗎?專注於精氣,致力於柔弱,能夠像嬰兒一樣嗎?清洗玄妙觀想的靈明之心,能夠讓他乾淨而沒有瑕疵嗎?愛國而治理人民,能夠不用智慧嗎?天門的開與關,能夠有如雌性一樣柔順守靜嗎?聰明智慧四通八達,無所不知,但能夠無為自然嗎?道生成萬物,畜養萬物。生養萬物而不擁有,施為而不自恃功勞,成長養育而不主宰,這就是玄妙的德性。

【釋義】

載營魄抱一,能無離乎?

承載著營魄而精神專一,能夠永遠不離開嗎?

此言精神專一,形魄不離道,經常守靜無為。

載營魄抱一:即四十二章所言「萬物負陰而抱陽」。載即負,負載、承載。《說文》:「營,市居也」。營魄即形魄,人形體之所居。魂為陽,魄為陰。《說文》:「魄,陰神也。」「魂,陽氣也。」抱一,即抱陽,陽指人之靈魂、精神。用「一」字有專一之義。又「道生一」,一為道之所生,最近於道。抱一者,即是守道。

《說文》:「魄,陰神也。从鬼白聲。」段注:「陽言气,陰言神者,陰中有陽也。《白虎通》曰:魄者迫也。猶迫迫然箸於人也。《淮南子》曰:地氣爲魄。《祭義》曰:氣也者神之盛也,魄也者鬼之盛也。鄭云:氣謂嘘吸出入者也,耳目之聰明爲魄。《郊特牲》曰:䰟氣歸於天,形魄歸於地。《祭義》曰:死必歸土,此之謂鬼。其氣發揚於上,神之箸也。是以聖人尊名之曰鬼神。按:䰟魄皆生而有之而字皆从鬼者,䰟魄不離形質而非形質也。形質亡而䰟魄存,是人所歸也,故从鬼。」《左傳》昭公七年子產曰:「人生始化曰魄,既生魄,陽曰魂,用物精多,則魂魄強,是以有精爽,至於神明,匹夫匹婦強死,其魂魄猶能馮依於人。」

《郊特牲》:「魂氣歸於天,形魄歸於地,故祭求諸陰陽之義也。」《左傳》昭七年:「人生始化曰魄。既生魄,陽曰魂。」

二十二章: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。

三十九章:昔之得一者,天得一以清,地得一以寧,神得一以靈,谷得一以盈,萬物得一以生,侯王得一以為天下貞。

第四十二章: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。萬物負陰而抱陽,沖氣以為和。

河上公注: ◎營魄,魂魄也。人載魂魄之上得以生,當愛養之。喜怒亡魂,卒驚傷魄。魂在肝,魄在肺,美酒甘肴,腐人肝肺,故魂靜志道不亂,魄安得壽延年也。 ◎言人能抱一,使不離於身,則長存一者,道始所生,太和之精氣也。故曰,一布名於天下,天得一以清,地得一以寧,侯王得一以為正平,入為心,出為行,布施為德,統名為一。一之為言,志一無二也。

王弼注:載,猶處也。營魄,人之常居處也,一人之真也。言人能處常居之宅,抱一清神,能常無離乎,則萬物自賓也。

專氣致柔,能嬰兒乎?

專注於精氣,致力於柔弱,能夠像嬰兒一樣嗎?

河上公注:◎專,守精氣使不亂,則形體能應之而柔順。 ◎能如孾兒,內無思慮,外無政事,則精神不去也。

王弼注:專,任也,致極也,言任自然之氣。致,至柔之和,能若嬰兒之無所欲乎,則物全而性得矣。

滌除玄覽,能無疵乎?

清洗玄妙觀想的靈明之心,能夠讓他乾淨而沒有瑕疵嗎?

滌除玄覽:洗滌清洗靈明的心。玄覽,即玄觀,觀為觀想之意。玄觀即玄妙的觀想,形容清淨無為的心。何上公:「心居玄冥之處,覽知萬事,故謂之玄覽也。」《說文》:「覽,觀也。」段注:「以我觀物曰覽。引伸之使物觀我亦曰覽。」

第一章:故常無欲,以觀其妙;常有欲,以觀其徼。

第十六章:致虛極,守靜篤。萬物並作,吾以觀復。

第五十四章:故以身觀身,以家觀家,以鄉觀鄉,以國觀國,以天下觀天下。

河上公注:◎當洗其心,使潔靜也。心居玄冥之處,覽知萬事,故謂之玄覽也。 ◎不淫邪也,淨能無疵病乎。

王弼注:玄,物之極也,言能滌除邪飾,至於極覽,能不以物介其明。疵之其神乎*,則終與玄同也。

愛國治民,能無知乎?

愛國而治理人民,能夠不用智慧嗎?

無為而治,不以知識智慧擾動人心。

河上公注:◎治身者,愛氣則身全,治國者,愛民則國安。 ◎治身者,呼吸精氣,無令耳聞也。治國者,布施惠德,無令下知也。

王弼注:任術以求成,運數以求匿者,智也。玄覽無疵,猶絕聖也。治國無以智,猶棄智也。能無以智乎,則民不辟而國治之也。

天門開闔,能為雌乎?

天門的開與關,能夠有如雌性一樣柔順守靜嗎?

「天門開闔」或作「天地開闔」。

第一章:此兩者同出而異名,同謂之玄,玄之又玄,眾妙之門。

第六章:谷神不死,是謂玄牝。玄牝之門,是謂天地根。

第五章: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;聖人不仁,以百姓為芻狗。天地之間,其猶橐籥乎?

河上公注:◎天門,謂北極紫微宮。開闔,謂終始五際也。治身,天門謂鼻孔,開謂喘息,闔謂呼吸也。 ◎治身當如雌牝,安靜柔弱,治國應變,和而不唱。

王弼注:天門,謂天下之所由從也。開闔,治亂之際也,或開或闔,經通於天下,故曰天門開闔也。雌,應而不倡,因而不為,言天門開閡能為雌乎,則物自賓而處自安矣。

明白四達,能無為乎?

聰明智慧四通八達,無所不知,但能夠無為自然嗎?

河上公注:◎言達明白,如日月四通,滿於天下八極之外,故曰,視之不見,聽之不聞,彰布之於十方,煥煥煌煌也。 ◎無有能知道,滿於天下者。

王弼注:言至明四達,無迷無惑,能無以為乎,則物化矣。所謂道常無為,侯王若能守,則萬物自化。

生之畜之,生而不有,

道生成萬物,畜養萬物。生養萬物而不擁有,

河上公注:◎道生萬物而畜養之。 ◎道生萬物,無所取有。

王弼注:◎不塞其原也。 ◎不禁其性也。

為而不恃,長而不宰,是謂玄德。

施為而不自恃功勞,成長養育而不主宰,這就是玄妙的德性。

河上公注:◎道所施為,不恃望其報也。 ◎道長養萬物,不宰割以為器用。 ◎言道行德,玄冥不可得見,欲德人如道也。

王弼注:不塞其原,則物自生,何功之有。不禁其性,則物自濟,何為之恃。物自長足,不吾宰成,有德無主,非玄而何*。凡言玄德,皆有德而不知其主,出乎幽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