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老子道德經導讀:重德第二十六

Jack 在 週六, 05/09/2015 - 11:25 發表

【經文】

重為輕根,靜為躁君。是以聖人終日行不離輜重。雖有榮觀,燕處超然。奈何萬乘之主,而以身輕天下?輕則失本,躁則失君。

帛書甲本:□為巠根,清為君。是以君子眾日行不離其甾重。唯有環官,燕處□□。若若何萬乘之王,而以身巠於天下?巠則失本,則失君。

帛書乙本:帛書甲本:重為輕根,靜為君。是以君子冬日行不遠亓甾重。雖有環官,燕處則昭。若若何萬乘之王,而以身輕於天下?輕則失本,則失君。

【翻譯】

 所以聖人整天行走時不會離開他的輜重(房車),即使有華麗的行館,還是安然處之,不為所動。怎奈何身為擁有萬輛兵車的大國國君,治理天下卻是輕忽自己的身體。為人君者輕浮則失去臣子,躁動不安則失去君位。

【釋義】

重為輕根,靜為躁君。

重者是輕的根本,安靜是躁動的主宰。

第十六章言「守靜篤」,篤者厚、重也。老子崇尚篤厚純樸,以篤厚者穩重而安靜,這是為道之根本。反之,輕浮者則躁動而不安定。

  • 第十六章:致虛極,守靜篤。萬物並作,吾以觀復。夫物芸芸,各復歸其根。歸根曰靜,是曰復命。
  • 第四十五章:靜勝躁,寒勝熱。清靜為天下正。
  • 河上公注:◎人君不重則不尊,治身不重則失神。草木之華輕故零落,根重故長存也。 ◎人君不靜則失威,治身不靜則身危,龍靜故能變化,虎躁故夭虧也。
  • 王弼注:凡物輕不能載重,小不能鎮大。不行者使行,不動者制動,是以重必為輕根,靜必為躁君也。

是以聖人終日行不離輜重。

所以聖人整天行走時不會離開輜重(有遮蓬覆蓋的車子)。

  • 重:有遮蓬覆蓋的車子。古人行遠路以輜重在後,除了放生活用品之外,也是行旅中休憩之處。以輜重為喻,取其靜與重之義。《說文》:「軿車前,衣車後也。从車甾聲。」段注:「衣車,謂有衣蔽之車。非《釋名》所云所以載衣服之車也。《倉頡篇》曰:軿,衣車也。《霍光傳》曰:昌邑王略女子載衣車。李善《二京賦》注引張揖云:輺重,有衣車也。」
  • 河上公注:輜,靜也。聖人終日行道,不離其靜與重也。
  • 王弼注:以重為本,故不離。

雖有榮觀,燕處超然。

雖然有華麗的行館,還是安然處之,不為所動。

聖人行不離輜重,即使有華麗的旅舍,一樣不為所動,安然在輜重車中休憩。 

  • 榮:原指宮闕屋檐兩端高起的裝飾,這裡用以形容旅舍的華麗。《說文》:「桐木也。从木,熒省聲。一曰屋梠之兩頭起者爲榮。」段注:「《士冠禮》、《鄉飲酒禮》皆云東榮。鄭曰:榮,屋翼也。韋注《甘泉賦》同。梠,楣也。楣,齊謂之檐,楚謂之梠。檐之雨頭軒起爲榮,故引伸凡揚起爲榮,卑污爲辱。」
  • 觀:館也,客舍之義,即今之行館、招待所,或旅舍。觀原義為諦視,仔細看的意思。後又引申做宮闕、觀臺、臺觀,為百姓遠望的地標,或登高望遠之建築。古時假藉為館的意思,六朝至唐時道觀皆謂之某館,唐後定為道觀。《說文》:「館,客舍也,从食官聲。」段注:「《鄭風》、《大雅》傳曰:館,舍也。按:館古假觀爲之,如《白虎通》引于邠斯觀,又引《春秋》築王姬觀于外。沈約《宋書》曰:陰館前漢作觀,後漢、晉作館。《東觀餘論》曰:《漢書.郊祀志》作益壽延壽館,《封禪書》云作益延壽觀,《漢書》衍一壽字耳。自唐以前六朝時,凡今道觀皆謂之某館,至唐始定謂之觀。」「《遺人職》:凡賓客會同師役,掌其道路之委積。五十里有巿,巿有館,館有積。鄭云:館,樓可以觀望者也,以觀望釋館。《釋名》曰:觀者,於上觀望也。」《爾雅》:「觀謂之闕。」《說文》:「闕,門觀也。」段注:「《釋宮》曰:觀謂之闕,此觀上必加門者,觀有不在門上者也。凡觀與臺在於平地,則四方而高者曰臺。,必四方者曰觀。其在門上者則中央闕然,左右爲觀曰兩觀。《周禮》之象魏,《春秋經》之兩觀,《左傳》僖五年之觀臺也。若中央不闕,則跨門爲臺,禮器謂之臺門,《左傳》謂之門臺是也,此云闕門觀也者,謂門有兩觀者偁闕。」
  • 燕處:安然處之,安然居之。燕,原意為玄鳥,古時經常假借做宴,宴安、享宴的意思。處,即処,休息,休憩。《說文》:「止也,得几而止,从几从夂。」處字形構以在小桌子(几)邊停止來表達休息、休憩之義。燕處,就是安心的休息。此指在「輜重」中安心休息,不為華麗的旅館所動心。
  • 超然:洒脫貌,形容心不為所動的樣子。超,超越、越過的意思,超然形容內心不為所動。
  • 河上公注:榮觀,謂宮觀燕處,后妃所居也。超然遠避而不處也。
  • 王弼注:不以經心也。 

奈何萬乘之主,而以身輕天下?

怎奈何身為擁有萬輛兵車的國君,治理天下卻是輕忽自己的身體。

  • 萬乘之主:指天子或國君。《孟子》:「萬乘之國,弒其君者,必千乘之家;千乘之國,弒其君者,必百乘之家。」乘指兵車,萬乘、千乘皆指兵力之多寡,萬乘之主指的是周天子或是大的諸侯國國君。
  • 以身輕天下:帛本作「以身輕於天下」。輕者淫逸不穩重,躁動不安定。治理天下者應安靜穩重。河尚公注:「王奢恣輕淫也」。
  • 河上公注:◎奈何者,疾時主傷痛之辭。萬乘之主,謂王。 ◎王者至尊而以其身行輕,躁乎疾時,王奢恣輕淫也。

輕則失臣,躁則失君。

為人君者輕浮則失去臣子,躁動不安則失去君位。

  • 君:有兩種解釋,一是主宰。失君,失去自己的主宰。二是指君位,國君之位。河上公:「王者行躁疾,則失其君位」,王弼:「失君為失君位也。」
  • 河上公注:◎王者輕淫則失其臣,治身輕淫則失其精。 ◎王者行躁疾,則失其君位。治身躁疾,則失其精神也。
  • 王弼注:輕不鎮重也,失本為喪身也,失君為失君位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