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列禦寇第三十二

Jack 在 周日, 01/01/2012 - 17:49 發表
版本狀態: 
內容未經校對

雜篇列禦寇第三十二【一】

【一】【釋文】以人名篇。或無列字。

列禦寇之齊,中道而反,遇伯昏瞀人【一】。伯昏瞀人曰:「奚方而反【二】?」

【一】【疏】伯昏,楚之賢士,號曰伯昏瞀人,隱者之徒也。禦寇既師壺子,又事伯昏,方欲適齊,行於化道,自驚行淺,中路而還,適逢瞀人,問其所以。
【釋文】《瞀人》音茂,又音務。

【二】【疏】方,道也。奚,何也。汝行何道?欲往何方?問其所由中塗反意也。
【釋文】《奚方》李云:方,道也。

曰:「吾驚焉【一】。」

【一】【疏】自覺己非,驚懼而反,此略答前問意。
【釋文】《吾驚焉》李云:見人感己即遠驚也。◎盧文弨曰:舊感作惑,訛。今書音義作見人感己即違道,故驚也。此似有脫誤。

曰:「惡乎驚【一】?」

【一】【疏】重問禦寇於何事迹而起驚心。
【釋文】《惡乎》音烏

曰:「吾嘗食於十①【一】,而五先饋【二】。」

【一】【注】賣漿之家。
【釋文】《十》子祥反。本亦作漿。司馬云:讀曰漿,十家並賣漿也。

【二】【注】言其敬己。
【疏】饋,遺也。十漿,謂有十家賣漿飲也。列子因行渴,於逆旅十家賣飲,而五家先遺,覩其容觀,競起(驚)〔敬〕②心,未能冥混,是以驚懼也。
【釋文】《五先饋》饋,遺也,謂十家中五家先見遺。王云,皆先饋進於己。
【校】①趙諫議本作漿,下同。②敬字依注文改。

伯昏瞀人曰:「若是,則汝何為驚己【一】?」

【一】【疏】更問驚由,庶陳己失。

曰:「夫內誠不解【一】,形諜成光【二】,以外鎮人心【三】,使人輕乎貴老【四】,而其所患【五】。夫人特為食羹之貨,〔無〕①多餘之贏,其為利也薄,其為權也輕,而猶若是【六】,而況於萬乘之主乎【七】!身勞於國而知盡於事,彼將任我以事而效我以功,吾是以驚【八】。」

【一】【注】外自矜飾。
【疏】自覺內心實智,未能懸解,為物所敬,是以驚而歸。
【釋文】《不解》音蟹。司馬音懈。

【二】【注】舉動便辟而成光儀也。
【釋文】《形諜》徒協反。郭云:便辟也。說文云:閒也。《成光》司馬云:形諜於衷,成光華也。《便辟》婢亦反。

【三】【注】其內實不足以服物。
【疏】諜,便辟貌也。鎮,服也。儀容便辟,動成光華,用此外形,鎮服人物。

【四】【注】若鎮物由乎內實,則使人貴老之情篤也。
【釋文】《貴老》謂重禦寇過於老人。

【五】【注】言以美形動物,則所患亂生也。
【疏】●,亂也。未能混俗同塵而為物標杓,使人敬貴於己而輕老人,良恐禍患方亂生矣。
【釋文】《而》子兮反,亂也。◎盧文弨曰:舊作●,訛。今改正。卷內同。②

【六】【注】權輕利薄,可③無求於人。
【釋文】《為食》音嗣。《贏》音盈。

【七】【疏】特,獨也。贏,利也。夫賣漿之人,獨有羹食為貨,所盈之物,葢亦不多。為利既薄,權亦非重,尚能敬己,競走獻漿,況在君王,權高利厚,奔馳尊貴,不亦宜乎!
【釋文】《萬乘》繩證反。

【八】【疏】夫君人者,位總萬機,威跨四海,故躬疲倦於邦國,心盡慮於世事,則思賢若渴以代己勞,必將任我以物務而驗我以功績,徇外喪內,逐偽忘真。驚之所由,具陳如是也。
【釋文】《而效》如字。本又作校,古孝反。
【校】①無字依闕誤引江南古藏本及文如海張君房本補,據成疏亦當有無字。②●,●,說文作●。③趙諫議本無可字。

伯昏瞀人曰:「善哉觀乎【一】!女處己①,人將保女矣【二】!」

【一】【疏】汝能觀察己身,審知得喪,嘉其自覺,故歎善哉。

【二】【注】苟不遺形,則所在見保。保者,聚守之謂也。
【疏】保,守也。汝安處己身,不能忘我,猶顯形德,為物所歸,門人請益,聚守之矣。
【釋文】《保女》司馬云:保,附也。
【校】①闕誤引江南古藏本及李氏本俱音紀。

无幾何而往,則戶外之屨滿矣【一】。伯昏瞀人北面而立,敦杖蹙之乎頤,立有間,不言而出【二】。

【一】【疏】無幾何,謂無多時也。俄頃之間,伯昏往禦寇之所,適見脫屨戶外,跣足升堂,請益者多矣。
【釋文】《無幾》居豈反。

【二】【疏】敦,豎也。以杖柱頤,聽其言說,倚立閒久,忘言而歸也。
【釋文】《敦杖》音頓。司馬云:豎也。《蹙之》子六反。

賓者以告列子,列子提屨,跣而走,暨乎門,曰:「先生既來,曾不發藥乎【一】?」

【一】【疏】賓者,謂通賓客人也。禦寇聞師久立,不言而歸,於是竦息惕,不暇納屨,跣足馳走,至門而(反)〔及〕。高人既來,庶蒙鍼艾,不嘗開發藥石,遺棄而還。誠心欽渴,有此固請也。
【釋文】《賓者》本亦作儐,同。必刃反。謂通客之人。《跣而》先典反。《暨乎》其器反。《發藥》如字。司馬本作廢,云:置也。◎慶藩案發,司馬作廢。發廢,古同聲通用字。爾雅:廢,稅,舍也。方言:發,稅,舍車也。是發與廢同。漢書貨殖傳子贛發貯鬻(則)〔財〕曹魯之間,史記作廢者。(徐廣曰:著,讀音如貯。)荀子禮論篇大昏之未發齊也,史記禮書發作廢。史記扁鵲傳色廢脈亂,徐廣曰:一作發。皆其例。

曰:「已矣,吾固告汝曰人將保汝,果保汝矣【一】。非汝能使人保汝,而汝不能使人无保汝也【二】,而焉用之感豫出異也【三】!必且有感,搖而本才①,又无謂也【四】。與汝遊者又莫汝告也,彼所小言,盡人毒也【五】。莫覺莫悟,何相孰也【六】!巧者勞而知者憂,无能者无所求,飽食而敖遊,汎若不繫之舟,虛而敖遊者也【七】。」

【一】【疏】已,止也。我已於先固告汝,汝不能韜光晦迹,必為物所歸依。今果見汝門人滿室,吾昔語汝,諒非虛言。宜止所請,無勞辭費。◎慶藩案保汝,謂依汝也。僖二年左傳保於逆旅,杜注:保,依也。史記周本紀百姓懷之,多從而保歸焉。保歸,謂依歸也。司馬訓保為附,附亦依也。王逸注七諫曰:依,保也。

【二】【注】任平而化,則無感無求,無感無求,乃不相保。
【疏】顯迹於外,故為人保之;未能忘德,故不能無守也。

【三】【注】先物施惠,惠不因彼,豫出則異也。
【疏】而,汝也。焉,何也。夫物我兩忘,亦何須物來感己!必有機來,感而後應,不勞預出異端,先物施惠。
【釋文】《而焉》於虔反。

【四】【注】必將有感,則與本性動也。
【疏】搖,動也。必固有感迫而後起,率其本性,搖而應之,滅迹匿端,有何稱謂也!
【釋文】《搖而本才》一本才作性。◎家世父曰:釋文,一本才作性。郭象注,必將有感,則與本性動也。感者人心,所感之〔者〕又出於感人心之心。爾雅釋詁:搖,作也。搖而本才,謂舍其本心之自然而作而致之。《又无謂也》動搖本才以致求者,又非道德之謂也。

【五】【注】細巧入人為小言。
【疏】共汝同遊,行解相類,唯事浮辯細巧之言,佞媚於人,盡為鴆毒,詎能用道以告汝也!
【釋文】《小言》言不入道,故曰小言。《人毒》以其多患,故曰人毒。

【六】【疏】孰,誰也。彼此迷塗,無能覺,無能悟,何誰獨曉以相告乎?
【釋文】《莫覺莫悟何相孰也》彼不敢告汝,汝又不自覺,何期相孰哉!王云:小言為毒,曾無告語也。孰,誰也。謂誰相親愛者。既無告語,此不相親愛之至也。◎家世父曰:釋文引王云:孰,誰也,謂誰相親愛也。疑莊子本旨在蠲親愛之意。說文:孰,食餘也。孰食曰孰,假借為詳審之義。漢書本紀其孰計之,賈誼傳日夜念此至孰也,鄒陽傳願大王孰察之,顏師古注:孰,審也。言莫之覺悟而終不自審也。

【七】【注】夫無其能者,唯聖人耳。過此以下,至於昆蟲,未有自忘其能而任眾人者也。
【疏】夫物未嘗為,無用憂勞,而必以智巧困弊,唯聖人汎然無係,泊爾忘心,譬彼虛舟,任運逍遙。
【釋文】《而知》音智。《食而》一本作飽食而。《敖遊》本又作遨,五刀反。下同。《汎若》芳劍反。
【校】①趙諫議本作性,依郭注及成疏似均作性。

鄭人緩也呻吟裘氏之地【一】。祇三年而緩為儒【二】,河潤九里,澤及三族,使其弟墨【三】。儒墨相與辯,其父助翟【四】。十年而緩自殺。其父夢之曰:「使而子為墨者予也。闔胡①嘗視其良,既為秋柏之實矣【五】?」

【一】【注】呻吟,吟詠之謂。
【釋文】《緩也》司馬云:緩,名也。《呻》音申,謂吟詠學問之聲也。崔云:呻,誦也。本或作呻吟。《裘氏》地名。崔云:裘,儒服也。《之地》崔本作之地蛇,云:地蛇者,山田荼種也。◎盧文弨曰:宋本荼字空。

【二】【注】祇,適也。
【疏】呻吟,詠讀也。裘氏,地名也。祇,適也。鄭人名緩,於裘地學問,適經三年而成儒道。
【釋文】《祇》音支。郭李云:適也。言適三年而成也。司馬云:巨移反,謂神祇祐之也。

【三】【疏】三族,謂父母妻族也。能使弟成於墨教也。
【釋文】《河潤九里》河從乾位來,乾,陽數九也。《使其弟墨》謂使緩弟翟成墨也。

【四】【注】翟,緩弟名。
【疏】翟,緩弟名也。儒則憲章文武,祖述堯舜,甚固吝,好多言。墨乃遵於禹道,勤儉好施。儒墨塗別,志尚不同,各執是非,互相爭辯,父黨小兒,遂助於翟矣。

【五】【注】緩怨其父之助弟,故感激自殺,死而見夢,謂己既能自化為儒,又化弟令墨,弟由己化而不能順己,己以良師而便怨死,精誠之至,故為秋柏之實。
【疏】闔,何不也。秋柏,勁木也。父既助翟,而緩恨之,經由十年,感激自殺,仍見夢於父,以申怨言云:「使汝子為墨者,我之功力也。何不看視我為賢良之師而更朋助弟?我怨恨之甚,化為異物秋柏子實,生於墓上。」亦有作垠字者,垠,冢也。云:「汝何不看我冢上,已化為秋柏之木而生實也?」
【釋文】《闔胡嘗視其良》闔,語助也。胡,何也。良者,良人,斥緩也。言何不試視緩墓上,已化為秋柏之實。良或作埌,音浪,冢也。◎俞樾曰:釋文曰,良者良人,謂緩也。此與下句之義不屬。又云,良或作埌,冢也。此說近之。埌,猶壙也。壙埌本叠韻字,應帝王篇以處壙埌之野是也。故壙亦得謂之埌。管子度地篇郭外為之土閬,閬與埌同。外物篇胞有重閬,郭注曰:閬,空曠也。其義亦相近。《而見》賢遍反。《令墨》力呈反。
【校】①闕誤引文成李三本胡俱作□。

夫造物者之報人也,不報其人而報其人之天【一】。彼故使彼【二】。夫人以己為有以異於人以賤其親【三】,齊人之井飲者相捽也。故曰今之世皆緩也【四】。自是,有德者以不知也,而況有道者乎【五】!古者謂之遁天之刑【六】。

【一】【注】自此以下,莊子辭也。夫積習之功為報,報其性,不報其為也。然則學習之功,成性而已,豈為之哉!
【疏】造物者,自然之洪鑪也,而造物者無物也,能造化萬物,故謂之造物也。夫物之智能,稟乎造化,非由從師而學成也。故假於學習,輔道自然,報其天性,不報人功也。是知翟有墨性,不從緩得。緩言我教,不亦繆乎!

【二】【注】彼有彼性,故使習彼。
【疏】彼翟(先)者〔先〕有墨性,故成墨,若率性素無,學終不成也。豈唯墨翟,庶物皆然。

【三】【注】言緩自美其儒,謂己能有積學之功,不知其性之自然也。夫有功以賤物者,不避其親也,無其身以平(往)〔性〕①者,貴賤不失其倫也。
【疏】言緩自恃於己有學植之功,異於常人,故輕賤其親而汝於父也。人之迷滯,而至於斯乎!

【四】【注】夫穿井所以通泉,吟詠所以通性。無泉則無所穿,無性則無所詠,而世皆忘其泉性之自然,徒識穿詠之末功,因欲矜而有之,不亦妄乎!
【疏】夫土下有泉,人各有性,天也;穿之成井,學以成術者。人也。嗟乎!世人迷妄之甚,徒知穿學之末事,不悟泉性之自然,而矜之以為己功者,故世皆緩之流也。齊人穿鑿得井,行李汲而飲之,井主護水,捽頭而休,莊生聞之,故引為(諭)〔喻〕。
【釋文】《相捽》才骨反。言穿井之人,為己有造泉之功而捽飲者,不知泉之天然也。喻緩不知翟天然之墨而忿之。捽,一音子晦反。

【五】【注】觀緩之繆以為學,父故能任其自爾而知,故無為其間也。
【疏】觀緩之迷,以為己誠有德之人,從是之後,忘知任物,不復自矜,況體道之人,豈視其功耶!
【釋文】《不知》音智,注同。◎家世父曰:彼故使彼,彼者,儒墨也。有儒墨矣,因而有儒墨之辯立。夫儒墨之名,所以使之辯也。既成乎儒墨之辯,則貴其同己者而賤其異己者,因其親也亦賤之,執其所辯之異而忘其受於天性之同也。知儒墨之為德以自是其德,謂之不知德。所謂德者,可而可之,然而然之。所謂道者,無物不可,無物不然。◎俞樾曰:自是二字絕句。若緩之自美其儒,是自是也。有德者已不知有此,有道者更無論矣。故曰有德者以不知也,而況有道者乎!以讀為已。郭注所說,殊未明了。《學父》本或作久。

【六】【注】仍自然之能以為己功者,逃天者也,故刑戮及之。
【疏】不知物性自爾,矜為己功者,逃遁天然之理也。既乖造化,故刑戮及之。
【釋文】《仍自》而證反。本又作認,同。
【校】①性字依世德堂本改。

聖人安其所安,不安其所不安【一】;眾人安其所不安,不安其所安【二】。

【一】【注】夫聖人無安無不安,順百姓之心也。
【疏】安,任也。任群生之性,不引物從己,性之無者,不強安之,故所以為聖人也。

【二】【注】所安相與異,故所以為眾人也。
【疏】學己所不能,安其所不安也;不安其素分,不安其所安也。

莊子曰:「知道易,勿言難【一】。知而不言,所以之天也;知而言之,所以之人也【二】;古之①人,天而不人【三】。」

【一】【疏】玄道窅冥,言象斯絕,運知則易,忘言實難。
【釋文】《道易》以豉反。

【二】【疏】妙悟玄道,無法可言,故詣於自然之境,雖知至極而猶存言辯,斯未離於人倫矣。

【三】【注】知雖落天地,未嘗開言以引物也,應其至分而已。
【疏】復古真人,知道之士,天然淳素,無復人情。
【釋文】《知雖》音智。《應其》如字,當也。
【校】①闕誤引張君房本人上有至字。

朱泙漫學屠龍於支離益,單千金之家,三年技成而无所用其巧【一】。

【一】【注】事在於適,無貴於遠功。
【疏】姓朱,名泙漫。姓支離,名益。殫,盡也。罄千金之產,學殺龍之術,伏膺三歲,其道方成,技雖巧妙,卒為無用。屠龍之事,於世稍稀,欲明處涉人間,貴在適中,苟不當機,雖大無益也。
【釋文】《朱泙》李音平,郭敷音反。徐敷耕反。◎慶藩案文選張景陽七命注引司馬云:泙,普彭反。釋文闕。《漫》末旦反,又末干反。司馬云:朱泙漫,支離益,皆人姓名。◎慶藩案文選張景陽七命注引司馬云:朱,姓也;泙漫,名也。益,人名也。與釋文小異。◎俞樾曰:支離,複姓,說在人間世篇。朱泙,亦複姓。廣韻十虞朱字注:莊子有朱泙漫,郭注:朱泙,姓也。今象注無此文。《屠》音徒。《單》音丹,盡也。《千金之家》如字。本亦作賈,又作價,皆音嫁。《三》絕句。崔云:用千金者三也。一本作三年,則上句至家絕。◎盧文弨曰:今書作三年。《技成》其綺反。

聖人以必不必,故无兵【一】;眾人以不必必之,故多兵【二】;順於兵,故行有求【三】。兵,恃之則亡【四】。

【一】【注】理雖必然,猶不必之,斯至順矣,兵其安有!
【疏】達道之士,隨逐物情,理雖必然,猶不固執,故無交爭也。

【二】【注】理雖未必,抑而必之,各必其所見,則乖逆生也。
【疏】庸庶之類,妄為封執,理不必爾而固必之,既忤物情,則多乖矣。

【三】【注】物各順性則足,足則無求。
【疏】心有貪求,故任於執固之情也。
【釋文】《慎於兵》慎或作順。◎盧文弨曰:今書慎作順。

【四】【注】不得已而用之以恬惔①為上者,未之亡也。
【疏】不能大順群命,而好乖逆物情者,則幾亡吾寶矣。
【釋文】《恬》徒謙反。《惔》徒暫反。本亦作淡。
【校】①趙諫議本惔作淡。

小夫之知,不離苞苴牘【一】,敝精神乎蹇淺【二】,而欲兼濟道①物,太一形虛。若是者,迷惑於宇宙,形累不知太初。【三】彼至人者,歸精神乎无始而甘冥②乎无何有之鄉【四】。水流乎无形,發泄乎太清【五】。悲哉乎!汝為知在毫毛【六】,而不知大寧【七】!

【一】【注】苞苴以遺,牘以問,遺問之具,小知所殉。
【疏】小夫,猶匹夫也。苞苴,香草也。竿牘,竹簡也。夫搴芳草以相贈,折簡牘以相問者,斯蓋俗中細務,固非丈夫之所忍為。
【釋文】《之知》音智。注及下為知同。《不離》力智反。《苞苴》子餘反。司馬云:苞苴,有苞裹也。《竿》音干。《牘》音獨。司馬云:謂竹簡為書,以相問遺,脩意氣也。《以遺》唯季反。下同。

【二】【注】昏於小務,所得者淺。
【疏】好為遺問,徇於小務,可謂勞精神於跛蹇淺薄之事,不能遊虛涉遠矣。
【釋文】《敝精神》郭婢世反,一音必世反。

【三】【注】小夫之知,而欲兼濟導物,經虛涉遠,志大神敝,形為之累,則迷惑而失致也。
【疏】以蹇淺之知,而欲兼濟群物,導達群生,望得虛空其形,合太一之玄道者,終不可也。此人迷於古今,形累於六合,何能照知太初之妙理耶!
【釋文】《道物》音導。注同。◎盧文弨曰:今書作導物。

【四】【疏】無始,妙本也。無何有之鄉,道境也。至德之人,動而常寂,雖復兼濟道物,而神凝无始,故能和光混俗而恆寢道鄉也。
【釋文】《甘冥》如字。本亦作瞑。又音眠。◎俞樾曰:釋文,冥如字。又云本亦作瞑,又音眠,當從之。瞑眠,古今字。文選養生論達旦不瞑,李善注曰:瞑,古眠字。是也。甘瞑即甘眠。徐無鬼篇孫叔敖甘寢秉羽而郢人投兵,司馬云:言叔敖願安寢恬臥以養德於廟堂之上,折衝於千里之外。此云甘瞑,彼云甘寢,其義一也,並謂安寢恬臥也。釋文讀冥如字,失之。淮南子俶真篇曰,甘瞑於溷澖之域,即本之此。

【五】【注】泊然無為而任其天行也。
【疏】無以順物,如水流行,隨時適變,不守形迹。迹不離本,故雖應動,恆發泄於太清之極也。
【釋文】《發泄》息列反。徐以世反。《泊然》步各反。

【六】【注】為知所得者細。
【釋文】《悲哉乎》一本作悲哉悲哉。《為》于偽反。

【七】【注】任性大寧而至。
【疏】苞苴竿牘,何異毫毛!如斯運智,深可悲歎。精神淺薄,詎知乎至寂之道耶!
【校】①趙諫議本作導。②趙本作瞑。

宋人有曹商者,為宋王使秦。其往也,得車數乘;王說之,益車百乘。【一】反於宋,見莊子曰:「夫處窮閭阨巷,困窘織屨,槁項黃馘者,商之所短也;一悟萬乘之主而從車百乘者,商之所長也【二】。」

【一】【疏】姓曹,名商,宋人也。為宋偃王使秦,應對得所,秦王愛之,遂賜車百乘。乘,駟馬也。
【釋文】《宋王》司馬云:偃王也。《使秦》所吏反。《數》所主反。《乘》繩證反。下同。《王說》音悅。

【二】【疏】窘,急也。言貧窮困急,織履以自供,頸項枯槁而,頭面黃瘦而馘厲,當爾之際,是商之所短也。一使強秦,遂使秦王驚悟,遺車百乘者,是商之智數長也。以此自多,矜夸莊子也。
【釋文】《阨》於懈反。◎慶藩案廣雅:閭,居也。古謂里中道為巷,亦謂所居之宅為巷。廣雅:衖,也(,今通作居。)衖巷,古字通。閭巷皆居也。故窮閭或曰窮巷。《窘》與隕反,又巨韻反。《槁》苦老反,又袪矯反。本亦作矯,居表反。《項》李云:槁項,羸瘦貌。司馬云:項槁立也。《黃馘》古獲反,徐況璧反。爾雅云:獲也。司馬云:謂面黃熟也。◎俞樾曰:馘者,俘馘也,非所施於此。馘疑●之叚字。說文部,●,頭痛也。黃●,謂頭痛而色黃。

莊子曰:「秦王有病召醫,破潰痤者得車一乘,舐痔者得車五乘,所治愈下,得車愈多。子豈治其痔邪,何得車之多也?子行矣!【一】」

【一】【注】夫事下然後功高,功高然後祿重,故高遠恬淡者遺榮也。
【疏】,痒熱毒腫也。痔,下漏病也。莊生風神俊悟,志尚清遠,既而縱此奇辯以挫曹商。故郭注云,夫事下然後功高,功高然後祿重,高遠恬淡者遺榮也。
【釋文】《秦王》司馬云:惠王也。《痤》徂禾反。《舐》字又作,食紙反。《痔》治紀反。《愈下》本亦作俞,同。

魯哀公問乎顏闔曰:「吾以仲尼為貞幹,國其有瘳乎【一】?」

【一】【疏】言仲尼有忠貞幹濟之德,欲命為卿相,魯邦亂病庶瘳差矣。
【釋文】《瘳》敕由反。

曰:「殆哉圾①乎仲尼【一】!方且飾羽而畫【二】,從事華辭,以支為旨【三】,忍性以視民而不知不信【四】,受乎心,宰乎神,夫何足以上民【五】!彼宜女與【六】?予頤與【七】?誤而可矣【八】。今使民離實學偽,非所以視民也,為後世慮,不若休之【九】。難治也【一0】。」

【一】【注】圾,危也。夫至人以民靜為安。今一為貞幹,則遺高迹於萬世,令飾競於仁義而彫畫其毛彩,百姓既危,至人亦無以為安也。
【疏】殆,近也。圾,危也。以貞幹迹率物,物既失性,仲尼何以安也!
【釋文】《汲》魚及反,又五臘反,危也。《令飾》力呈反。下同。

【二】【注】凡言方且,皆謂後世,(將然)〔從事〕②飾畫,非任真也。
【疏】方將貞幹輔相魯廷,萬代奔逐,修飾羽儀,喪其真性也。

【三】【注】將令後世之從事者無實,而意趣橫出也。
【疏】聖迹既彰,令從政任事,情偽辭華,析派分流為意旨也。

【四】【注】後世人君,將慕仲尼之遐軌,而遂忍性自矯偽以臨民,上下相習,遂不自知也。
【疏】後代人君,慕仲尼遐軌,安忍情性,用之臨人,上下相習,矯偽黔黎,而不知已無信實也。以華偽之迹教云蒼生,稟承心靈,宰割真性,用此居人之上,何足稱哉!
【釋文】《以視》音示。下同。

【五】【注】今以上民,則後世百姓非直外形從之而已,乃以心神受而用之,不能復自得於體中也。
【疏】後代百姓,非直外形從之,乃以心神受而用之,不能復自得之性,以此居民上,何足可安哉!
【釋文】《能復》扶又反。

【六】【注】彼,百姓也。女,哀公也。彼與女各自有所宜,相效則失真,此即今之見驗。
【疏】彼,百姓也。女,哀公也。百姓與汝各有所宜,若將汝所宜與百姓,不可也。
【釋文】《女與》音餘,又如字。下頤與同。《之見》賢遍反。

【七】【注】效彼非所以養己也。
【疏】予,我也。頤,養也。我與百姓怡養不同,譬如魚鳥,升沈各異,若以汝所養衛物,物我俱失也。

【八】【注】正不可也。
【疏】以貞幹之迹錯誤行之,正不可也。◎家世父曰:彼宜汝與,言仲尼之道果有宜於汝者乎?予頤與,言將待我以養者乎?周易序卦曰:頤者,養也。以為宜與而待養之,若謂國可以有瘳則誤矣,意以哀公之所云可者誤也。

【九】【注】明不謂當時也。
【疏】離實性,學偽法,不可教示黎民,慮後世荒亂,不如休止也。
【釋文】《離實》力智反。

【一0】【注】治(不)〔之〕③則偽,故聖人不治也。
【疏】捨己效物,聖人不治也。
【校】①趙諫議本世德堂本圾作汲,注同。釋文亦作汲。②從事二字依世德堂本改。③之字依世德堂本改。

施于人而不忘,非天布也【一】。商賈不齒【二】,雖以事①齒之,神者弗齒【三】。

【一】【注】布而識之,非芻狗萬物也。
【疏】二儀布生萬物,豈(責)〔貴〕恩也!
【釋文】《施於》始豉反。下注同。《而識》如字,又申志反。

【二】【注】況士君子乎!
【疏】夫能施求報,商客尚不齒理,況君子士人乎!
【釋文】《商賈》音古。

【三】【注】要能施惠,故於事不得不齒,以其不忘,故心神忽之。此百姓之大情也。
【疏】施而不忘,未合天道。能施恩惠,於物事不得不齒,為責求報,心神輕忽不錄,百姓之情也。事之者,性情也。
【校】①世德堂本事作士。

為外刑者,金與木也【一】;為內刑者,動與過也【二】。宵人之離外刑者,金木訊①之【三】;離內刑者,陰陽食之【四】。夫免乎外內之刑者,唯真人能之【五】。

【一】【注】金,謂刀鋸斧鉞;木,謂捶楚桎梏。
【釋文】《鋸》音據。《戉》音越。◎盧文弨曰:今書作鉞。《捶》之反。《桎》之實反。《梏》古毒反。

【二】【注】靜而當,則外內②無刑。

【三】【注】不由明坦之塗者,謂之宵人。
【疏】宵,闇夜也。離,罹也。訊,問也。闇惑之人,罹於憲網,身遭枷杻斧鉞之刑也。
【釋文】《宵人》王云:非明正之徒,謂之宵夜之人也。◎俞樾曰:郭注曰,不由明坦之塗者,謂之宵人。釋文引王注云,非明正之徒,謂之宵夜之人也。皆望文生義,未為確詁。宵人,猶小人也。禮記學記篇宵雅肄三,鄭注曰:宵之言小也,習小雅之三,謂鹿鳴、四牡、皇皇者華也。然則宵人為小人,猶宵雅為小雅矣。字亦作肖,方言曰:(宵)〔肖〕③,小也。史記太史公自序申呂肖矣,徐廣曰:肖,音痟。痟猶衰微,義亦相近。文選江文通雜體詩宵人重恩光,李善注引春秋演孔圖曰:宵人之世多飢寒。宋均曰:宵,猶小也。此說得之。《(訊)〔●〕之》本又作訊,音信,問也。◎盧文弨曰:說文有訊無●,●俗字。

【四】【注】動而過分,則性氣傷於內,金木訊於外也。
【疏】若不止分,則內結寒暑,陰陽殘食之也。

【五】【注】自非真人,未有能止其分者,故必外內受刑,但不問大小耳。
【疏】心若死灰,內不滑靈府,(也)④形同槁木,外不挂桎梏,唯真人哉!
【校】①世德堂本作訊,釋文同。②世德堂本外內作內外。③肖字依方言改。④也字依下句刪。

孔子曰:「凡人心險於山川,難於知天;天猶有春秋冬夏旦暮之期,人者厚貌深情【一】。故有貌愿而益,有長若不肖【二】,有順①懁而達【三】,有堅而縵,有緩而釬【四】。故其就義若渴者,其去義若熱【五】。故君子遠使之而觀其忠,近使之而觀其敬【六】,煩使之而觀其能【七】,卒然問焉而觀其知【八】,急與之期而觀其信【九】,委之以財而觀其仁【一0】,告之以危而觀其節【一一】,醉之以酒而觀其側,雜之以處而觀其色【一二】。九徵至,不肖人得矣【一三】。」

【一】【疏】人心難知,甚於山川,過於蒼昊。厚深之狀,列在下文。

【二】【疏】愿,真也。不肖,不似也。人有形如真,而心益虛浮也;有心實長者,形如不肖也。
【釋文】《愿》音願。廣雅云:謹也。◎俞樾曰:益當作溢。溢之言驕溢也。荀子不苟篇以驕溢人,是也。謹愿與驕溢。義正相反。《有長》丁丈反。《若不肖》外如長者,內不似也。

【三】【疏】懁,急也。形順躁急而心達理也。
【釋文】《有順》王作慎。《懁》音環,又許沿反,徐音絹。三蒼云:急腹也。王云:研辨也,外慎研辨,常務質訥。◎盧文弨曰:今書音義作音儇,兩研字俱作堅。

【四】【注】言人情貌之反有如此者。
【疏】縵,緩也。釬,急也。自有形如堅固而實散縵,亦有外形寬緩心內躁急也。
【釋文】《縵》武半反,又武諫反。李云:內實堅,外如縵也。《釬》胡旦反,又音干,急也。一云:情貌相反。◎俞樾曰:縵者,慢之叚字;釬者,悍之叚字。堅強而又惰慢,紓緩而又桀悍,故為情貌相反也。

【五】【注】但為難知耳,未為殊無迹。
【疏】人有就仁義如渴思水,捨仁義若熱逃火,雖復難知,未為無迹。〔徵〕②驗具列下文也。

【六】【疏】遠使忠佞斯彰,咫步敬慢立明者也。

【七】【疏】煩極任使,察其(彼)〔技〕能。

【八】【疏】卒問近對,觀其愿智。
【釋文】《卒然》寸忽反。《其知》音智。

【九】【疏】忽卒與期,觀信契也。

【一0】【疏】仁者不貪。

【一一】【疏】告危亡,驗節操。

【一二】【疏】至人酒不能昏法則,男女參居,貞操不易。
【釋文】《其側》側,不正也。一云:謂醉者喜傾側冠也。王云:側,謂凡為不正也。側,或作則。◎俞樾曰:釋文曰,側,不正也。一云,謂醉者喜傾側冠也。王云,側,謂凡為不正也。然上文觀其忠、觀其敬云云,所觀者皆舉美德言之,此獨觀其不正,則不倫矣。諸說皆非也。其云側或作則,當從之。則者,法則也。國語周(書)〔語〕③曰:威儀有則。既醉之後,威儀反反,威儀佖佖,是無則矣,故曰醉之以酒而觀其則。周書官人篇作醉之酒以觀其恭,與此(意)〔文〕語意相近。大戴禮文王官人篇作醉之以觀其不失也,不失即謂不失法則也。◎家世父曰:釋文,側,不正也。一云:謂醉者喜傾側冠也。是舊(序)〔本〕皆作醉之以酒以觀其側。側,當為則。詩曰:飲酒孔嘉,維其令儀。所謂則也。

【一三】【注】君子易觀,不肖難明。然視其所以,觀其所由,察其所安,搜之有塗,亦可知也。
【疏】九事徵驗,小人君子,厚貌深情,必無所避。
【釋文】《易觀》以豉反。《搜之》所求反。
【校】①闕誤引江南古藏本順作慎。②徵字依下文補。③語字及下文字依諸子平議改。

正考父一命而傴,再命而僂,三命而俯,循牆而走,孰敢不軌【一】!如而夫者,一命而呂鉅,再命而於車上,三命而名諸父,孰協唐許【二】!

【一】【注】言人不敢以不軌之事侮之。
【疏】考,成也。父,大也。有考成大德而履正道,故號正考父,則孔子十代祖宋大夫也。士一命,大夫二命,卿三命也。傴曲循牆,並敬容極恭,卑退若此,誰敢將不軌之事而侮之也!
【釋文】《正考父》音甫。宋湣公之玄孫,弗父何之曾孫。《而傴》紆矩反。《而僂》力矩反。《三命》公士一命,大夫再命,卿三命。

【二】【注】而夫,謂凡夫也。唐,謂堯也;許,謂許由也。言而夫與考父者,誰同於唐許之事也。
【疏】而夫,鄙夫也。諸父,伯叔也。凡夫篤競軒冕,一命則呂鉅夸華,再命則援綏作舞,三命善識自高,下呼伯叔之名。然考父謙夸各異,格量勝劣,誰同唐堯許由無為禪讓之風哉!
【釋文】《而夫》郭云:凡夫也。《呂鉅》矯貌。◎家世父曰:釋文,呂鉅,矯貌。疑此不當為矯。方言:●、呂,長也;東齊曰●,宋魯曰呂。說文:鉅,大剛也。亦通作巨,大也。呂鉅,謂自高大,當為矜張之意,云矯,非也。《孰協唐許》協,同也。唐,唐堯;許,許由:皆崇讓者也。言考父與而夫,誰同於唐許也。◎盧文弨曰:舊作協同也,今從宋本。◎家世父曰:郭象注,唐謂堯,許謂許由;言而夫與考父,誰同於唐許之事。今按孰協唐許與孰敢不軌對文,言如而夫者,誰知比同於唐許哉!郭注誤。

賊莫大乎德有心【一】而心有睫【二】,及其有睫也而內視,內視而敗矣【三】。凶德有五,中德為首【四】。何謂中德?中德也者,有以自好也而其所不為者也【五】。

【一】【注】有心於為德,非真德也。夫真德者,忽然自得而不知所以(德)〔得〕①也。
【疏】役智勞慮,有心為德,此賊害之甚也。

【二】【注】率心為德,猶之可耳;役心於眉睫之間,則偽已甚矣。
【釋文】《睫》音接。◎俞樾曰:郭注曰,役心於眉睫之間,則偽已甚矣。然正文言心有睫,非役心於眉睫之謂,郭注非也。心有睫,謂以心為睫也。人於目之所不接,而以意度之,謂其如是,是心有睫也。聖人不逆詐,不意不信,豈如是乎?故曰賊莫大乎德有心而心有睫。下文曰,及其有睫也而內視,內視而敗矣。然則心有睫正內視之謂。內視者,非謂收視返聽也,謂不以目視而以心視也。後世儒者執一理以斷天下事,近乎心有睫矣。

【三】【注】乃欲探射幽隱,以深為事,則心與事俱敗矣。
【疏】率心為役,用心神於眼睫,緣慮逐境,不知休止,致危敗甚矣。
【釋文】《探射》食亦反。

【四】【疏】謂心耳眼舌鼻也。曰此五根,禍因此(德)〔得〕,謂凶德也。五根禍主,中德為(無)心也。

【五】【注】,訾也。夫自是而非彼,則攻之者非一,故為凶首也。若中無自好之情,則恣萬物之所是,所是各不自失,則天下皆思奉之矣。
【疏】,訾也。用心中所好者自以為是,不同己為者訾而非之。以心中自是為得,故曰中德。
【釋文】《自好》呼報反。注同。《》匹爾反,又芳爾反。郭云:訾也。《訾也》子爾反。《皆思奉之矣》本或作皆畢事也。
【校】①得字依道藏本改。

窮有八極,達有三必,形有六府【一】。美長大壯麗勇敢,八者俱過人也,因以是窮【二】。緣循,偃佒,困畏不若人,三者俱通達【三】。知慧外通【四】,勇動多怨【五】,仁義多責①【六】。達生之情者傀【七】,達於知者肖②【八】;達大命者隨【九】,達小命者遭【一0】。

【一】【疏】八極三必窮達,猶人身有六府也。列下文矣。

【二】【注】窮於受役也。然天下未曾窮於所短,而恆以所長自困。
【疏】美,恣媚也。,髭鬢也。長,高也。大,粗大也。壯,多力;麗,妍華;勇,猛;敢,果決也。蘊此八事,超過常人,(愛)〔受〕③役既多,因以窮困也。
【釋文】《美》人鹽反。《未曾》才能反。

【三】【注】緣循,杖物而行者也。偃佒,不能俯執者也。困畏,怯弱者也。此三者既不以事見任,乃將接佐之,故必達也。
【疏】循,順也,緣物順他,不能自立也。偃佒,仰首不能俯執也。困畏,困苦〔怯〕懼也。有此三事不如恆人,所在通達也。
【釋文】《偃佒》於丈反。本亦作央,同。偃佒,守分歸一也。◎家世父曰,郭注,偃佒,不能俯執者。釋文,偃佒,守分歸一也。疑偃佒當為偃仰,猶言俯仰從人也。大雅顒顒卬卬,韓詩外傳作顒顒盎盎。央卬亦一聲之轉。◎慶藩案緣循偃佒,緣,緣飾也。(見晏子春秋內篇問下。)循,因循也。偃,矢志也。佒當作●。●,早知也。(見說文●字注。)《杖物》直亮反。

【四】【注】通外則以無崖傷其內也。
【疏】自持智慧照物,外通塵境也。
【釋文】《知慧》音智。

【五】【注】怯而靜,乃厚其身耳。
【疏】雄健躁擾,必招讎隙。
【釋文】《乃厚其身耳》元嘉本厚作後。一本作乃後恆無怨也。

【六】【注】天下皆望其愛,然愛之則有不周矣,故多責。
【疏】仁義則不周,必有多責也。

【七】【注】傀然,大恬解之貌也。
【釋文】《傀》郭、徐呼懷反。字林公回反,云:偉也。《恬解》音蟹。

【八】【注】肖,釋散也。
【疏】注云:肖,釋散也;傀,恬解也。達悟之崖,真性虛照,傀然縣解,無係戀也。
【釋文】《於知》音智。《者肖》音消。郭云:釋散也。◎王念孫曰:郭象曰,傀然,大恬解之貌;肖,釋散也。案郭以傀為大,是也,以肖為釋散則非。方言曰:肖,小也。(廣雅同。)肖與傀正相反,言任天則大,任智則小也。肖,猶宵也。學記宵雅肄三,鄭注曰:宵之言小也。宵肖古同聲,故漢書刑法志肖字通作宵。史記太史公自序申呂肖矣,徐廣曰:肖,音痟。痟猶衰微,義亦相近也。◎慶藩案肖司馬作胥。文選謝靈運初(發)〔去〕④郡詩注引司馬云:傀讀曰瑰,瑰,大也;情在故曰大也。胥,多智也。謝靈運齋中讀書詩注(江文通雜體詩注並⑤)又引云:傀,大也,情在無,故曰大。釋文闕。

【九】【注】泯然與化俱也。
【疏】大命,大年。假如彭祖壽考,隨而順之,亦不厭其長久,以為勞苦也。

【一0】【注】每在節上住乃悟也。
【疏】小命,小年也。遭,遇也。如殤子促齡,所遇斯適,曾不介懷耳。
【校】①闕誤引劉得一本責下有六者所以相刑也七字。②道藏本肖作消。③受字依注文改。④去字依文選改。⑤江文通等八字,因雜體詩注無此文,刪。

人有見宋王者,錫車十乘,以其十乘驕穉莊子【一】。

【一】【疏】錫,與也。穉,後也。宋襄王時,有庸瑣之人游宋,妄說宋王,錫車十乘,用此驕炫,排莊周於己後,自矜物先也。
【釋文】《十乘》繩證反。下同。《驕》直吏反,又池夷反。李云:自驕而莊子也。◎盧文弨曰:今書作。◎慶藩案亦驕也。(集韻:,陳尼切,自驕矜貌。)管子軍令篇工以雕文刻鏤相,尹知章注:,驕也。王引之經義述聞云,詩載馳篇眾且(在)〔狂〕①,謂既驕且狂也。
【校】①狂字依毛詩改。

莊子曰:「河上有家貧恃緯蕭而食者,其子沒於淵,得千金之珠。其父謂其子曰:『取石來鍛之!夫千金之珠,必在九重之淵而驪龍頷下,子能得珠者,必遭其睡也。使驪龍而寤,子尚奚微之有哉!』【一】今宋國之深,非直九重之淵也;宋王之猛,非直驪龍也;子能得車者,必遭其睡也。使宋王而寤,子為粉夫!【二】」

【一】【疏】葦,蘆也。蕭,蒿也。家貧織蘆蒿為薄,賣以供食。鍛,椎也。驪,黑龍也,頷下有千金之珠也。譬譏得車之人也。
【釋文】《緯蕭》如字。緯,織也。蕭,荻蒿也。織蕭以為畚而賣之。本或作葦,音同。◎慶藩案文選顏延年陶徵士誄注引司馬云:蕭,蒿也,織蒿為薄。北堂書鈔簾部、太平御覽七百並引云:蕭,蒿也,織緝(御覽作緯。)蒿為薄簾也。御覽九百九十七又引云:蕭,蒿也,緯,織也,織蒿為箔。釋文闕。《鍛之》丁亂反,謂槌破之。盧文弨曰:鍛,舊從(段)〔叚〕,訛,今改正。《九重》直龍反。《驪龍》力馳反。驪龍,黑龍也。《頷下》戶感反。

【二】【注】夫取富貴,必順乎民望也,若挾奇說,乘天衢,以嬰人主之心者,明主之所不受也,故如有所譽,必有所試,於斯民不違,僉曰舉之,以合萬夫之望者,此三代所以直道而行之也。
【疏】懷忠貞以感人主者,必〔得〕非常之賞。而用左道,使其說佞媚君王,僥倖於富貴者,故有驕之容。亦何異遭驪龍睡得珠耶!餘詳注意。
【釋文】《》子兮反。說文作●。《粉夫》音符。《若挾》戶牒反。《僉曰》七潛反。

或聘於莊子【一】。莊子應其使曰:「子見夫犧牛乎【二】?衣以文繡,食以芻叔①,及其牽而入於大廟,雖欲為孤犢,其可得乎【三】!」

【一】【疏】寓言,不明聘人姓氏族,故言或也。

【二】【疏】犧,養也。君王預前三月養牛祭宗廟曰犧也。
【釋文】《其使》所吏反。

【三】【注】樂生者畏犧而辭聘,髑髏聞生而矉●,此死生之情異而各自當也。
【疏】芻,草也。菽,豆也。犧養豐(瞻)〔贍〕,臨祭日求為孤犢不可得也。況祿食之人,例多夭折,嘉遁之士,方足全生。莊子清高,笑彼名利。
【釋文】《衣以》於既反。《食以》音嗣。《芻叔》初俱反。芻,草也。叔,大豆也。《大廟》音太。《髑》音獨。《髏》音樓。《矉》毗人反。《●》子六反。
【校】①趙諫議本叔作菽。

莊子將死,弟子欲厚葬之。莊子曰:「吾以天地為棺槨,以日月為連璧,星辰為珠璣,萬物為齎送。吾葬具豈不備邪?何以加此!【一】」

【一】【疏】莊子妙達玄道,逆旅形骸,故棺槨天地,鑪治兩儀,珠璣星辰,變化三景,資送●矣。門人厚葬,深乖造物也。
【釋文】《珠璣》音祈,又音機。一音其既反。《齎》音資。本或作濟,子詣反。

弟子曰:「吾恐烏鳶之食夫子也。」
莊子曰:「在上為烏鳶食,在下為螻蟻食,奪彼與此,何其偏也【一】!」

【一】【疏】鳶,鴟也。門人荷師主深恩也,將欲厚葬,避其烏鳶,豈知厚葬還遭螻蟻!情好所奪,偏私之也。
【釋文】《鳶》以全反。《螻》音樓。《蟻》魚綺反。

以不平平,其平也不平【一】;以不徵徵,其徵也不徵【二】。明者唯為之使【三】,神者徵之【四】。夫明之不勝神也久矣【五】,而愚者恃其所見入於人,其功外也,不亦悲乎【六】!

【一】【注】以一家之平平萬物,未若任萬物之自平也。
【疏】無情與奪,委任均平,此真平也。若運情慮,均平萬物,(若)〔方〕欲起心,已不平矣。

【二】【注】徵,應也。不因萬物之自應而欲以其所見應之,則必有不合矣。
【疏】聖人無心,有感則應,此真應也,若有心應物,不能應也。徵,應也。

【三】【注】夫執其所見,受使多矣,安能使物哉!
【疏】自炫其明,情應於務,為物驅使,何能役人也!

【四】【注】唯任神然後能至順,故無往不應也。
【疏】神者無心,寂然不動,能無不應也。

【五】【注】明之所及,不過於形骸也,至順則無遠近幽深,皆各自得。
【疏】明則有心應務,為物驅役,神乃無心,應感無方。有心不及無心,存應不及忘應,格量可知也。

【六】【注】夫至順則用發於彼而以藏於物,若恃其所見,執其自是,雖欲入人,其功外矣①。
【疏】夫忘懷應物者,為而不恃,功成不居。愚惑之徒,自執其用,叨人功績,歸入己身,雖欲矜伐,其功外矣。迷(忘)〔妄〕如此,深可悲哉!
【校】①世德堂本作其功之外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