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33. 魯周公世家第三

Jack 在 週一, 02/13/2012 - 07:49 發表

 

 

周公旦者,周武王弟也。1自文王在時,旦為子孝,2篤仁,異於群子。及武王即位,旦常輔翼武王,用事居多。武王九年,東伐至盟津,周公輔行。十一年,伐紂,至牧野,3周公佐武王,作牧誓。破殷,入商宮。已殺紂,周公把大鉞,召公把小鉞,以夾武王,釁社,告紂之罪于天,及殷民。釋箕子之囚。封紂子武庚祿父,使管叔、蔡叔傅之,以續殷祀。遍封功臣同姓戚者。封周公旦於少昊之虛曲阜,4是為魯公。周公不就封,留佐武王。

1 《集解》譙周曰:「以太王所居周地為其采邑,故謂周公。」 《索隱》周,地名,在岐山之陽,本太王所居,後以為周公之菜邑,故曰周公。即今之扶風雍東北故周城是也。謚曰周文公,見國語。

2 《索隱》鄒誕本「孝」作「敬」也。

3 《正義》衛州即牧野之地,東北去朝歌七十三里。

4 《正義》括地志云:「兗州曲阜縣外城即魯公伯禽所築也。」

 

武王克殷二年,天下未集,武王有疾,不豫,群臣懼,太公、召公乃繆卜。1周公曰:「未可以戚我先王。」2周公於是乃自以為質,設三壇,周公北面立,戴璧秉圭,3告于太王、王季、文王。4史策祝曰:5「惟爾元孫王發,勤勞阻疾。6若爾三王是有負子之責於天,以旦代王發之身。7旦巧能,多材多蓺,能事鬼神。8乃王發不如旦多材多蓺,不能事鬼神。乃命于帝庭,敷佑四方,9用能定汝子孫于下地,四方之民罔不敬畏。10無墜天之降葆命,我先王亦永有所依歸。11今我其即命於元龜,12爾之許我,我以其璧與圭歸,以俟爾命13。爾不許我,我乃屏璧與圭。」14周公已令史策告太王、王季、文王,欲代武王發,於是乃即三王而卜。卜人皆曰吉,發書視之,信吉。15周公喜,開籥,乃見書遇吉。16周公入賀武王曰:「王其無害。旦新受命三王,維長終是圖。17茲道能念予一人。」18周公藏其策金縢匱中,19誡守者勿敢言。明日,武王有瘳。

1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古書『穆』字多作『繆』。」

2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戚,近也。未可以死近先王也。」鄭玄曰:「二公欲就文王廟卜。戚,憂也。未可憂怖我先王也。」

3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璧以禮神,圭以為贄。」

4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告謂祝辭。」

5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史為策書祝(祠)〔詞〕也。」鄭玄曰:「策,周公所作,謂簡書也。祝者讀此簡書,以告三王。」

6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阻,一作『淹』。」

7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大子之責,謂疾不可救也。不可救于天,則當以旦代之。死生有命,不可請代,聖人敘臣子之心以垂世教。」 《索隱》尚書「負」為「丕」,今此為「負」者,謂三王負於上天之責,故我當代之。鄭玄亦曰「丕」讀曰「負」。

8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言可以代武王之意。」

9 《集解》馬融曰:「武王受命於天帝之庭,布其道以佑助四方。」

10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言武王用受命帝庭之故,能定先人子孫於天下,四方之民無不敬畏也。」

11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言不救,則墜天寶命也;救之,則先王長有所依歸矣。」鄭玄曰:「降,下也。寶猶神也。有所依歸,為宗廟之主也。」 《正義》墜,直類反。

12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就受三王之命於元龜,卜知吉凶者也。」馬融曰:「元龜,大龜也。」

13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許謂疾瘳。待命,當以事神也。」馬融曰:「待汝命。武王當愈,我當死也。」

14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不許,不愈也。屏,藏。言不得事神。」

15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占兆書也。」

16 《集解》王肅曰:「籥,藏占兆書管也。」

17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我新受三王命,武王維長終是謀周之道。」

18 《集解》馬融曰:「一人,天子也。」鄭玄曰:「茲,此也。」

19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藏之於匱,緘之以金,不欲人開也。」

 

其後武王既崩,成王少,在強葆之中。1周公恐天下聞武王崩而畔,周公乃踐阼代成王攝行政當國。管叔及其群弟流言於國曰:「周公將不利於成王。」2周公乃告太公望、召公奭曰:「我之所以弗辟3而攝行政者,恐天下畔周,無以告我先王太王、王季、文王。三王之憂勞天下久矣,於今而后成。武王蚤終,成王少,將以成周,我所以為之若此。」於是卒相成王,而使其子伯禽代就封於魯。周公戒伯禽曰:「我文王之子,武王之弟,成王之叔父,我於天下亦不賤矣。然我一沐三捉髮,一飯三吐哺,起以待士,猶恐失天下之賢人。子之魯,慎無以國驕人。」

1 《索隱》強葆即「襁褓」,古字少,假借用之。 《正義》強闊八寸,長八尺,用約小兒於背而負行。葆,小兒被也。

2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放言於國,以誣周公,以惑成王也。」

3 《正義》音避。

 

管、蔡、武庚等果率淮夷而反。周公乃奉成王命,興師東伐,作大誥。遂誅管叔,殺武庚,放蔡叔。收殷餘民,以封康叔於衛,封微子於宋,以奉殷祀。寧淮夷東土,二年而畢定。諸侯咸服宗周。

天降祉福,唐叔得禾,異母同穎,1獻之成王,成王命唐叔以餽周公於東土,作餽禾。周公既受命禾,嘉天子命,2作嘉禾。東土以集,周公歸報成王,乃為詩貽王,命之曰鴟鴞。3王亦未敢訓周公。4

1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一作『穗』。穎即穗也。」 《索隱》尚書曰「異畝」,此「母」義並通。鄒誕本同。

2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嘉,一作『魯』,今書序作『旅』也。」 《索隱》徐廣云一作「魯」,「魯」字誤也。今書序作「旅」。史記嘉天子命,於文亦得,何須作「嘉旅」?

3 《集解》毛詩序曰:「成王未知周公之志,公乃為詩以遺王,名之曰鴟鴞。」毛傳曰:「鴟鴞,也。」

4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訓,一作『誚』。」 《索隱》按:尚書作「誚」。誚,讓也。此作「訓」,字誤耳,義無所通。徐氏合定其本,何須云一作「誚」也!

 

成王七年二月乙未,王朝步自周,至豐,1使太保召公先之雒相土。2其三月,周公往營成周雒邑,3卜居焉,曰吉,遂國之。

1 《集解》馬融曰:「周,鎬京也。豐,文王廟所在。朝者,舉事上朝,將即土中易都,大事,故告文王、武王廟。」鄭玄曰:「步,行也,堂下謂之步。豐、鎬異邑,而言步者,告武王廟即行,出廟入廟,不以為遠,為父恭也。」 《索隱》豐,文王所作邑。後武王都鎬,於豐立文王廟。按:豐在鄠縣東,臨豐水,東去鎬二十五里也。

2 《集解》鄭玄曰:「相,視也。」

3 《集解》公羊傳曰:「成周者何?東周也。」何休曰:「名為成周者,周道始成,王所都也。」

 

成王長,能聽政。於是周公乃還政於成王,成王臨朝。周公之代成王治,南面倍依以朝諸侯。1及七年後,還政成王,北面就臣位,匔匔如畏然。2

1 《集解》禮記曰:「周公朝諸侯于明堂之位,天子負斧依,南向而立。」鄭玄曰:「周公攝王位,以明堂之禮儀朝諸侯也。不於宗廟,避王也。天子,周公也。負之言倍也。斧依,為斧文屏風於戶牖之閒,周公於前立也。」

2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匔匔,謹敬貌也。見三蒼,音窮窮。一本作『夔夔』也。」

 

初,成王少時,病,周公乃自揃其蚤沈之河,以祝於神曰:「王少未有識,奸神命者乃旦也。」亦藏其策於府。成王病有瘳。及成王用事,人或譖周公,周公奔楚。1成王發府,見周公禱書,乃泣,反周公。

1 《索隱》經典無文,其事或別有所出。而譙周云「秦既燔書,時人欲言金縢之事,失其本末,乃云『成王少時病,周公禱河欲代王死,藏祝策于府。成王用事,人讒周公,周公奔楚。成王發府見策,乃迎周公』」,又與蒙恬傳同,事或然也。

 

周公歸,恐成王壯,治有所淫佚,乃作多士,作毋逸。毋逸稱:「為人父母,為業至長久,子孫驕奢忘之,以亡其家,為人子可不慎乎!故昔在殷王中宗,嚴恭敬畏天命,自度1治民,震懼不敢荒寧,2故中宗饗國七十五年。其在高宗,3久勞于外,為與小人,4作其即位,乃有亮闇,三年不言,5言乃讙,6不敢荒寧,密靖殷國,7至于小大無怨,8故高宗饗國五十五年。9其在祖甲,10不義惟王,久為小人11于外,知小人之依,能保施小民,不侮鰥寡,12故祖甲饗國三十三年。」13多士稱曰:「自湯至于帝乙,無不率祀明德,帝無不配天者。14在今後嗣王紂,誕淫厥佚,不顧天及民之從也。15其民皆可誅。」(周多士)「文王日中昃不暇食,饗國五十年。」作此以誡成王。

1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用法度也。」

2 《集解》馬融曰:「知民之勞苦,不敢荒廢自安也。」

3 《正義》武丁也。

4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父小乙使之久居人閒,勞是稼穡,與小人出入同事也。」馬融曰:「武丁為太子時,其父小乙使行役,有所勞役於外,與小人從事,知小人艱難勞苦也。」鄭玄曰:「為父小乙將師役於外也。」

5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武丁起其即王位,則小乙死,乃有信嘿,三年不言,言孝行著也。」鄭玄曰:「楣謂之梁,闇謂廬也。」

6 《集解》鄭玄曰:「讙,喜悅也。言乃喜悅,則臣民望其言久矣。」

7 《集解》馬融曰:「密,安也。」

8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小大之政,民無怨者,言無非也。」

9 《集解》尚書云五十九年。

10 《集解》孔安國、王肅曰:「祖甲,湯孫太甲也。」馬融、鄭玄曰:「祖甲,武丁子帝甲也。」 《索隱》孔安國以為湯孫太甲,馬融、鄭玄以為武丁子帝甲。按:紀年太甲唯得十二年,此云祖甲享國三十三年,知祖甲是帝甲明矣。

11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為王不義,久為小人之行,伊尹放之桐宮。」馬融曰:「祖甲有兄祖庚,而祖甲賢,武丁欲立之,祖甲以王廢長立少不義,逃亡民閒,故曰『不義惟王,久為小人』也。武丁死,祖庚立。祖庚死,祖甲立。」

12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小人之所依,依仁政也。故能安順於眾民,不敢侮慢惸獨也。」

13 《集解》王肅曰:「先中宗後祖甲,先盛德後有過也。」

14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無敢失天道者,故無不配天也。」

15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一作『敬之』也。」駰案:馬融曰「紂大淫樂其逸,無所能顧念於天施顯道於民而敬之也」。

 

成王在豐,天下已安,周之官政未次序,於是周公作周官,官別其宜,作立政,1以便百姓。百姓說。

1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周公既致政成王,恐其怠忽,故以君臣立政為戒也。」

 

周公在豐,病,將沒,曰:「必葬我成周,1以明吾不敢離成王。」周公既卒,成王亦讓,葬周公於畢,2從文王,以明予小子不敢臣周公也。

1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衛世家云管叔欲襲成周,然則或說尚書者不以成周為洛陽乎?諸侯年表敘曰『齊、晉、楚、秦,其在成周,微之甚也』。」

2 《正義》括地志云:「周公墓在雍州咸陽北十三里畢原上。」

 

周公卒後,秋未穫,暴風雷(雨),禾盡偃,大木盡拔。周國大恐。成王與大夫朝服以開金縢書,1王乃得周公所自以為功代武王之說。2二公及王乃問史百執事,3史百執事曰:「信有,昔周公命我勿敢言。」成王執書以泣,4曰:「自今後其無繆卜乎!5昔周公勤勞王家,惟予幼人弗及知。今天動威以彰周公之德,惟朕小子其迎,我國家禮亦宜之。」6王出郊,天乃雨,反風,禾盡起。7二公命國人,凡大木所偃,盡起而築之。8歲則大孰。於是成王乃命魯得郊9祭文王。10魯有天子禮樂者,以褒周公之德也。

1 《索隱》據尚書,武王崩後有此雷風之異。今此言周公卒後更有暴風之變,始開金縢之書,當不然也。蓋由史遷不見古文尚書,故說乖誤。

2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一作『簡』。」駰案:孔安國曰「所藏請命策書本也」。

3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二公倡王啟之,故先見書也。史百執事皆從周公請命者。」鄭玄曰:「問者,問審然否也。」

4 《集解》鄭玄曰:「泣者,傷周公忠孝如是而無知之者。」

5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本欲敬卜吉凶,今天意可知,故止。」

6 《集解》王肅曰:「亦宜褒有德也。」 《正義》孔安國云:「周公以成王未寤,故留東未還。成王改過自新,遣使者逆之,亦國家禮有德之宜也。」王、孔二說非也。按:言成王以開金縢之書,知天風雷以彰周公之德,故成王亦設郊天之禮以迎,我國家先祖配食之禮亦當宜之,故成王出郊,天乃雨反風也。

7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郊,以玉幣謝天也。天即反風起禾,明郊之是也。」馬融曰:「反風,風還反也。」

8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築,拾也。」駰案:馬融曰「禾為木所偃者,起其木,拾其下禾,乃無所失亡也」。

9 《集解》禮記曰:「魯君祀帝于郊,配以后稷,天子之禮。」

10 《集解》禮記曰:「諸侯不得祖天子。」鄭玄曰:「魯以周公之故,立文王之廟也。」

 

周公卒,子伯禽固已前受封,是為魯公。1魯公伯禽之初受封之魯,三年而後報政周公。周公曰:「何遲也?」伯禽曰:「變其俗,革其禮,喪三年然後除之,故遲。」太公亦封於齊,五月而報政周公。周公曰:「何疾也?」曰:「吾簡其君臣禮,從其俗為也。」及後聞伯禽報政遲,乃歎曰:「嗚呼,魯後世其北面事齊矣!夫政不簡不易,民不有近;平易近民,民必歸之。」2

1 《索隱》周公元子就封於魯,次子留相王室,代為周公。其餘食小國者六人,凡、蔣、邢、茅、胙、祭也。

2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一本云『政不簡不行,不行不樂,不樂則不平易;平易近民,民必歸之』。又一本云『夫民不簡不易;有近乎簡易,民必歸之』。」 《索隱》言為政簡易者,民必附近之。近謂親近也。

 

伯禽即位之後,有管、蔡等反也,淮夷、徐戎亦並興反。1於是伯禽率師伐之於肸,作肸誓,2曰:「陳爾甲冑,無敢不善。無敢傷牿。3馬牛其風,臣妾逋逃,4勿敢越逐,敬5復之。6無敢寇攘,踰牆垣。7魯人三郊三隧,8歭爾芻茭、糗糧、楨榦,9無敢不逮。我甲戌築而征徐戎,10無敢不及,有大刑。」11作此肸誓,遂平徐戎,定魯。

1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淮浦之夷,徐州之戎,並起為寇。」

2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肸,一作『鮮』,一作『獮』。」駰案:尚書作「粊」。孔安國曰「魯東郊之地名也」。 《索隱》尚書作「費誓」。徐廣云一作「鮮」,一作「獮」。按:尚書大傳見作「鮮誓」,鮮誓即肸誓,古今字異,義亦變也。鮮,獮也。言於肸地誓眾,因行獮田之禮,以取鮮獸而祭,故字或作「鮮」,或作「獮」。孔安國云「費,魯東郊地名」,即魯卿季氏之費邑地也。

3 《正義》古毒反。牿,牛馬牢也。令臣無傷其牢,恐牛馬逸。

4 《集解》鄭玄曰:「風,走逸。臣妾,冢役之屬也。」

5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一作『振』。」

6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勿敢棄越壘伍而求逐也。眾人有得佚馬牛,逃臣妾,皆敬還。」

7 《集解》鄭玄曰:「寇,劫取也。因其失亡曰『攘』。」

8 《集解》王肅曰:「邑外曰郊,郊外曰隧。不言四者,東郊留守,故言三也。」

9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皆當儲歭汝糧,使足食;多積芻茭,供軍牛馬。」馬融曰:「楨、榦皆築具,楨在前,榦在兩旁。」 《正義》糗,去九反。楨音貞。

10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甲戌日當築攻敵壘距堙之屬。」

11 《集解》馬融曰:「大刑,死刑。」

 

魯公伯禽卒,1子考公酋立。2考公四年卒,立弟熙,3是謂煬公。煬公築茅闕門。4六年卒,子幽公宰立。5幽公十四年。幽公弟沸殺幽公而自立,是為魏公。6魏公五十年卒,子厲公擢立。7厲公三十七年卒,魯人立其弟具,是為獻公。獻公三十二年卒,8子真公濞立。9

1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皇甫謐云伯禽以成王元年封,四十六年,康王十六年卒。」

2 《索隱》系本作「就」,鄒誕本作「遒」。

3 《索隱》一作「怡」。考公弟。

4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一作『第』,又作『夷』。世本曰『煬公徙魯』,宋忠曰:『今魯國』。」

5 《索隱》系本名圉。

6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世本作『微公』。」 《索隱》系本「沸」作「弗」,音沸。「魏」作「微」。且古書多用魏字作微,則太史公意亦不殊也。

7 《索隱》系本作「翟」,音持角反。

8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劉歆云五十年。皇甫謐云三十六年。」

9 《索隱》真音慎,本亦多作「慎公」。按:衛亦有真侯,可通也。濞,系本作「摯」,或作「鼻」,音匹位反。鄒誕本作「慎公」。

 

真公十四年,周厲王無道,出奔彘,共和行政。二十九年,周宣王即位。

三十年,真公卒,弟敖立,是為武公。

武公九年春,武公與長子括,少子戲,1西朝周宣王。宣王愛戲,欲立戲為魯太子。周之樊仲山父諫宣王曰:「廢長立少,不順;不順,必犯王命;犯王命,必誅之:故出令不可不順也。令之不行,政之不立;2行而不順,民將棄上。3夫下事上,少事長,所以為順。今天子建諸侯,立其少,是教民逆也。4若魯從之,諸侯效之,王命將有所壅;5若弗從而誅之,是自誅王命也。6誅之亦失,不誅亦失,7王其圖之。」宣王弗聽,卒立戲為魯太子。夏,武公歸而卒,8戲立,是為懿公。

1 《正義》許義反,又音許宜反,後同。

2 《集解》韋昭曰:「令不行則政不立。」

3 《集解》韋昭曰:「使長事少,故民將棄上。」

4 《集解》唐固曰:「言不教之順而教之逆。」

5 《集解》韋昭曰:「言先王立長之命將壅塞不行也。」

6 《集解》韋昭曰:「先王之命立長,今魯亦立長,若誅之,是自誅王命。」

7 《集解》韋昭曰:「誅之,誅王命;不誅,則王命廢。」

8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劉歆云立二年。」

 

懿公九年,懿公兄括之子伯御1與魯人攻弒懿公,而立伯御為君。伯御即位十一年,周宣王伐魯,殺其君伯御,而問魯公子能道順諸侯者,2以為魯後。樊穆仲曰:3「魯懿公弟稱,4肅恭明神,敬事耆老;賦事行刑,必問於遺訓而咨於固實;5不干所問,不犯所(知)〔咨〕。」宣王曰:「然,能訓治其民矣。」乃立稱於夷宮,6是為孝公。自是後,諸侯多畔王命。

1 《正義》御,我嫁反,下同。

2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順,一作『訓』。」 《正義》道音導。順音訓。

3 《集解》韋昭曰:「穆仲,仲山父之諡也。猶魯叔孫穆子謂之穆叔也。」

4 《正義》尺證反。

5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固,一作『故』。」韋昭曰:「故實,故事之是者。」

6 《集解》韋昭曰:「夷宮者,宣王祖父夷王之廟。古者爵命必於祖廟。」

 

孝公二十五年,諸侯畔周,犬戎殺幽王。秦始列為諸侯。

 

二十七年,孝公卒,子弗湟立,1是為惠公。

1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表云弗生也。」 《索隱》系本作「弗皇」。年表作「弗生」。

 

惠公三十年,晉人弒其君昭侯。四十五年,晉人又弒其君孝侯。

四十六年,惠公卒,長庶子息1攝當國,行君事,是為隱公。初,惠公適夫人無子,2公賤妾聲子生子息。息長,為娶於宋。宋女至而好,惠公奪而自妻之。3生子允。4登宋女為夫人,以允為太子。及惠公卒,為允少故,魯人共令息攝政,不言即位。

1 《索隱》隱公也。系本隱公名息姑。

2 《正義》適音的。

3 《索隱》左傳宋武公生仲子,仲子手中有「為魯夫人」文,故歸魯,生桓公。今此云惠公奪息婦而自妻。又經傳不言惠公無道,左傳文見分明,不知太史公何據而為此說。譙周亦深不信然。

4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一作『軌』。」 《索隱》系本亦作「軌」也。

 

隱公五年,觀漁於棠。1八年,與鄭易天子之太山之邑祊及許田,君子譏之。2

1 《集解》賈逵曰:「棠,魯地。陳漁而觀之。」杜預曰:「高平方與縣北有武棠亭,魯侯觀漁臺也。」

2 《集解》穀梁傳曰:「祊者,鄭伯之所受命於天子而祭泰山之邑也。許田乃魯之朝宿之邑。天子在上,諸侯不得以地相與。」

 

十一年冬,公子揮諂謂隱公曰:「百姓便君,君其遂立。吾請為君殺子允,君以我為相。」1隱公曰:「有先君命。吾為允少,故攝代。今允長矣,吾方營菟裘之地而老焉,2以授子允政。」揮懼子允聞而反誅之,乃反譖隱公於子允曰:「隱公欲遂立,去子,子其圖之。請為子殺隱公。」子允許諾。十一月,隱公祭鐘巫,3齊于社圃,4館于蒍氏。5揮使人殺隱公于蒍氏,而立子允為君,是為桓公。

1 《集解》左傳曰:「羽父請殺桓公,將以求太宰也。」

2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菟裘,魯邑也。營菟裘以作宮室,欲居之以終老也。」杜預曰:「菟裘在泰山梁父縣南。」

3 《集解》賈逵曰:「鍾巫,祭名也。」

4 《集解》杜預曰:「社圃,園名。」

5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館,舍也。蒍氏,魯大夫。」

 

桓公元年,鄭以璧易天子之許田。1二年,以宋之賂鼎入於太廟,君子譏之。2

1 《集解》麋信曰:「鄭以祊不足當許田,故復加璧。」

2 《集解》穀梁傳曰:「桓公內殺其君,外成人之亂,受賂而退,以事其祖,非禮也。」公羊傳曰:「周公廟曰太廟。」

 

三年,使揮迎婦于齊為夫人。六年,夫人生子,與桓公同日,故名曰同。同長,為太子。

十六年,會于曹,伐鄭,入厲公。

十八年春,公將有行,1遂與夫人如齊。申繻諫止,2公不聽,遂如齊。齊襄公通桓公夫人。公怒夫人,夫人以告齊侯。夏四月丙子,齊襄公饗公,3公醉,使公子彭生抱魯桓公,因命彭生摺其脅,公死于車。魯人告于齊曰:「寡君畏君之威,不敢寧居,來脩好禮。禮成而不反,無所歸咎,請得彭生除醜於諸侯。」齊人殺彭生以說魯。立太子同,是為莊公。莊公母夫人因留齊,不敢歸魯。

1 《集解》杜預曰:「始議行事也。」

2 《集解》賈逵曰:「申繻,魯大夫。」

3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為公設享讌之禮。」

 

莊公五年冬,伐衛,內衛惠公。

八年,齊公子糾來奔。九年,魯欲內子糾於齊,後桓公,桓公發兵擊魯,魯急,殺子糾。召忽死。齊告魯生致管仲。魯人施伯曰1:「齊欲得管仲,非殺之也,將用之,用之則為魯患。不如殺,以其屍2與之。」莊公不聽,遂囚管仲與齊。齊人相管仲。

1 《正義》世本云:「施伯,魯惠公孫。」

2 《索隱》本亦作「死」字也。

 

十三年,魯莊公與曹沬會齊桓公於柯,曹沬劫齊桓公,求魯侵地,已盟而釋桓公。桓公欲背約,管仲諫,卒歸魯侵地。十五年,齊桓公始霸。二十三年,莊公如齊觀社。1

1 《集解》韋昭曰:「齊因祀社,蒐軍實以示軍容,公往觀之。」

 

三十二年,初,莊公築臺臨黨氏,1見孟女,2說而愛之,許立為夫人,割臂以盟。3孟女生子斑。斑長,說梁氏女,4往觀。圉人犖自牆外與梁氏女戲。5斑怒,鞭犖。莊公聞之,曰:「犖有力焉,遂殺之,是未可鞭而置也。」斑未得殺。會莊公有疾。莊公有三弟,長曰慶父,次曰叔牙,次曰季友。莊公取齊女為夫人曰哀姜。哀姜無子。哀姜娣6曰叔姜,生子開。莊公無適嗣,愛孟女,欲立其子斑。莊公病,而問嗣於弟叔牙。叔牙曰:「一繼一及,魯之常也。7慶父在,可為嗣,君何憂?」莊公患叔牙欲立慶父,退而問季友。季友曰:「請以死立斑也。」莊公曰:「曩者叔牙欲立慶父,柰何?」季友以莊公命命牙待於鍼巫氏,8使鍼季劫飲叔牙以鴆,9曰:「飲此則有後奉祀;不然,死且無後。」牙遂飲鴆而死,魯立其子為叔孫氏。10八月癸亥,莊公卒,季友竟立子斑為君,如莊公命。侍喪,舍于黨氏。11

1 《集解》賈逵曰:「黨氏,魯大夫,任姓。」

2 《集解》賈逵曰:「黨氏之女。」 《索隱》即左傳云孟任。黨氏二女。孟,長也;任,字也,非姓耳。

3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割其臂以與公盟。」

4 《集解》杜預曰:「梁氏,魯大夫也。」

5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圉人,掌養馬者,犖其名也。」 《正義》犖,力角反。

6 《正義》田戾反。

7 《集解》何休曰:「父死子繼,兄死弟及。」

8 《集解》杜預曰:「鍼巫氏,魯大夫也。」

9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鴆鳥,一曰運日鳥。」

10 《集解》杜預曰:「不以罪誅,故得立後,世繼其祿也。」

11 《正義》未至公宮,止於舅氏。

 

先時慶父與哀姜私通,欲立哀姜娣子開。及莊公卒而季友立斑,十月己未,慶父使圉人犖殺魯公子斑於黨氏。季友奔陳。1慶父竟立莊公子開,是為湣公。2

1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季友內知慶父之情,力不能誅,故避其難出奔。」

2 《索隱》系本名啟,今此作「開」,避漢景帝諱耳。春秋作「閔公」也。

 

湣公二年,慶父與哀姜通益甚。哀姜與慶父謀殺湣公而立慶父。慶父使卜齮襲殺湣公於武闈。1季友聞之,自陳與湣公弟申如邾,請魯求內之。魯人欲誅慶父。慶父恐,奔莒。於是季友奉子申入,立之,是為釐公。2釐公亦莊公少子。哀姜恐,奔邾。季友以賂如莒求慶父,慶父歸,使人殺慶父,慶父請奔,弗聽,乃使大夫奚斯行哭而往。慶父聞奚斯音,乃自殺。齊桓公聞哀姜與慶父亂以危魯,及召之邾而殺之,以其屍歸,戮之魯。魯釐公請而葬之。

1 《集解》賈逵曰:「卜齮,魯大夫也。宮中之門謂之闈。」 《正義》齮,魚綺反。闈音韋。

2 《索隱》湣公弟名申,成季相之,魯國以理,於是魯人為僖公作魯頌。

 

季友母陳女,故亡在陳,陳故佐送季友及子申。季友之將生也,父魯桓公使人卜之,曰:「男也,其名曰『友』,閒于兩社,為公室輔。1季友亡,則魯不昌。」及生,有文在掌曰「友」,遂以名之,號為成季。其後為季氏,慶父後為孟氏也。

1 《集解》賈逵曰:「兩社,周社、亳社也。兩社之閒,朝廷執政之臣所在。」

 

釐公元年,以汶陽鄪封季友。1季友為相。

1 《集解》賈逵曰:「汶陽,鄪,魯二邑。」杜預曰:「汶陽,汶水北地也。汶水出泰山萊蕪縣。」 《索隱》「鄪」或作「費」,同音祕。按:費在汶水之北,則「汶陽」非邑。賈言二邑,非也。地理志東海費縣,班固云「魯季氏邑」。蓋尚書費誓即其地。

 

九年,晉里克殺其君奚齊、卓子。1齊桓公率釐公討晉亂,至高梁2而還,立晉惠公。十七年,齊桓公卒。二十四年,晉文公即位。

1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卓,一作『悼』。」

2 《索隱》晉地,在平陽縣西北。

 

三十三年,釐公卒,子興立,是為文公。

文公元年,楚太子商臣弒其父成王,代立。三年,文公朝晉襄父。

十一年十月甲午,魯敗翟于鹹,1獲長翟喬如,富父終甥舂其喉,以戈殺之,2埋其首於子駒之門,3以命宣伯。4

1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魯地也。」

2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富父終甥,魯大夫也。舂猶衝。」

3 《集解》賈逵曰:「子駒,魯郭門名。」

4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宣伯,叔孫得臣子喬如也。得臣獲喬如以名其子,使後世旌識其功。」

 

初,宋武公之世,鄋瞞伐宋,1司徒皇父帥師禦之,以敗翟于長丘,2獲長翟緣斯。3晉之滅路,4獲喬如弟棼如。齊惠公二年,鄋瞞伐齊,齊王子城父獲其弟榮如,埋其首於北門。5衛人獲其季弟簡如。6鄋瞞由是遂亡。7

1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武公,周平王時,在春秋前二十五年。鄋瞞,長翟國名。」 《正義》鄋作「廋」音,所劉反。瞞,莫寒反。

2 《集解》杜預曰:「宋地名。」

3 《集解》賈逵曰:「喬如之祖。」

4 《集解》在魯宣公十五年。

5 《集解》按年表,齊惠公二年,魯宣公之二年。

6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獲與喬如同時。」

7 《集解》杜預曰:「長翟之種絕。」

 

十五年,季文子使於晉。

十八年二月,文公卒。文公有二妃:長妃齊女為哀姜,1生子惡及視;次妃敬嬴,嬖愛,生子俀。2俀私事襄仲,3襄仲欲立之,叔仲曰不可。4襄仲請齊惠公,惠公新立,欲親魯,許之。冬十月,襄仲殺子惡及視而立俀,是為宣公。哀姜歸齊,哭而過巿,曰:「天乎!襄仲為不道,殺適5立庶!」巿人皆哭,魯人謂之「哀姜」。魯由此公室卑,三桓彊。6

1 《索隱》此「哀」非謚,蓋以哭而過巿,國人哀之,謂之「哀姜」,故生稱「哀」,與上桓夫人別也。

2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一作『倭』。」 《索隱》倭音人唯反,一作「俀」,音同。

3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襄仲,公子遂。」

4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叔仲惠伯。」

5 《正義》音的。

6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三桓,魯桓公之族仲孫、叔孫、季孫。」

 

宣公俀十二年,楚莊王彊,圍鄭。鄭伯降,復國之。

十八年,宣公卒,子成公黑肱立,1是為成公。季文子曰:「使我殺適立庶失大援者,襄仲。」襄仲立宣公,公孫歸父有寵3。宣公欲去三桓,與晉謀伐三桓。會宣公卒,季文子怨之,歸父奔齊。

1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肱,一作『股』。」

2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援,助也。仲殺適立庶,國政無常,鄰國非之,是失大援助也。」杜預曰:「襄仲立宣公,南通於楚既不固,又不能堅事齊、晉,故云失大援。」

3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歸父,襄仲之子。」

 

成公二年春,齊伐取我隆。1夏,公與晉郤克敗齊頃公於鞍,齊復歸我侵地。四年,成公如晉,晉景公不敬魯。魯欲背晉合於楚,或諫,乃不。十年,成公如晉。晉景公卒,因留成公送葬,魯諱之。2十五年,始與吳王壽夢會鍾離。3

1 《集解》左傳作「龍」。杜預曰:「魯邑,在泰山博縣西南。」

2 《索隱》經不書其葬,唯言「公如晉」,是諱之。

3 《正義》括地志云:「鍾離國故城在濠州鍾離縣東五里。」

 

十六年,宣伯告晉,欲誅季文子。1文子有義,晉人弗許。

1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宣伯,叔孫喬如。」

 

十八年,成公卒,子午立,是為襄公。是時襄公三歲也。

襄公元年,晉立悼公。往年冬,晉欒書弒其君厲公。四年,襄公朝晉。

五年,季文子卒。家無衣帛之妾,廄無食粟之馬,府無金玉,以相三君。1君子曰:「季文子廉忠矣。」

1 《索隱》宣公,成公,襄公。

 

九年,與晉伐鄭。晉悼公冠襄公於衛,1季武子從,相行禮。

1 《集解》左傳曰:「冠于成公之廟,假鐘磬焉,禮也。」

 

十一年,三桓氏分為三軍。1

1 《集解》韋昭曰:「周禮,天子六軍,諸侯大國三軍。魯,伯禽之封,舊有三軍,其後削弱,二軍而已。季武子欲專公室,故益中軍,以為三軍,三家各征其一。」 《索隱》征謂起徒役也。武子為三軍,故一卿主一軍之征賦也。

 

十二年,朝晉。十六年,晉平公即位。二十一年,朝晉平公。

二十二年,孔丘生。1

1 《正義》生在周靈王二十一年,魯襄二十二年,晉平七年,吳諸樊十年。

 

二十五年,齊崔杼弒其君莊公,立其弟景公。

二十九年,吳延陵季子使魯,問周樂,盡知其意,魯人敬焉。

三十一年六月,襄公卒。其九月,太子卒。1魯人立齊歸之子裯為君,2是為昭公。

1 《集解》左傳曰:「毀也。」 《索隱》左傳云胡女敬歸之子子野立,三月卒。

2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裯,一作『袑』。」服虔曰:「胡,歸姓之國也。齊,謚也。」 《索隱》系本作「稠」。又徐廣云一作「袑」,音紹也。

 

昭公年十九,猶有童心。1穆叔不欲立,2曰:「太子死,有母弟可立,不即立長。3年鈞擇賢,義鈞則卜之。4今裯非適嗣,且又居喪意不在戚而有喜色,若果立,必為季氏憂。」季武子弗聽,卒立之。比及葬,三易衰。5君子曰:「是不終也。」

1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言無成人之志,而有童子之心。」

2 《索隱》魯大夫叔孫豹也,宣伯喬如之弟。

3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無母弟,則立庶子之長。」

4 《集解》杜預曰:「先人事,後卜筮。義鈞謂賢等。」

5 《集解》杜預曰:「言其嬉戲無度。」

 

昭公三年,朝晉至河,晉平公謝還之,魯恥焉。四年,楚靈王會諸侯於申,昭公稱病不往。七年,季武子卒。八年,楚靈王就章華臺,召昭公。昭公往賀,1賜昭公寶器;已而悔,復詐取之。2十二年,朝晉至河,晉平公謝還之。十三年,楚公子棄疾弒其君靈王,代立。十五年,朝晉,晉留之葬晉昭公,魯恥之。二十年,齊景公與晏子狩竟,因入魯問禮。3二十一年,朝晉至河,晉謝還之。

1 《集解》春秋云:「七年三月,公如楚。」

2 《集解》左傳曰:「好以大屈。」服虔曰:「大屈,寶金,可以為劍。一曰大屈,弓名。魯連書曰『楚子享魯侯于章華,與之大曲之弓,既而悔之』。大屈,殆所謂大曲之弓。」

3 《索隱》齊系家亦然。左傳無其事。

 

二十五年春,鴝鵒來巢。1師己曰:「文成之世童謠曰2『鴝鵒來巢,公在乾侯。鴝鵒入處,公在外野』。」

1 《集解》周禮曰:「鴝鵒不踰濟。」公羊傳曰:「非中國之禽也,宜穴而巢。」穀梁傳曰:「來者,來中國也。」

2 《集解》賈逵曰:「師己,魯大夫也。文成,魯文公、成公。」

 

季氏與郈氏1鬥雞,2季氏芥雞羽,3郈氏金距。4季平子怒而侵郈氏,5郈昭伯亦怒平子。6臧昭伯之弟會7偽讒臧氏,匿季氏,臧昭伯囚季氏人。季平子怒,囚臧氏老。8臧、郈氏以難告昭公。昭公九月戊戌伐季氏,遂入。平子登臺請曰:「君以讒不察臣罪,誅之,請遷沂上。」弗許。9請囚於鄪,弗許。10請以五乘亡,弗許。11子家駒12曰:「君其許之。政自季氏久矣,為徒者眾,眾將合謀。」弗聽。郈氏曰:「必殺之。」叔孫氏之臣戾13謂其眾曰:「無季氏與有,孰利?」皆曰:「無季氏是無叔孫氏。」戾曰:「然,救季氏!」遂敗公師。孟懿子14聞叔孫氏勝,亦殺郈昭伯。郈昭伯為公使,故孟氏得之。三家共伐公,公遂奔。己亥,公至于齊。齊景公曰:「請致千社待君。」子家曰:「棄周公之業而臣於齊,可乎?」乃止。子家曰:「齊景公無信,不如早之晉。」弗從。叔孫見公還,見平子,平子頓首。初欲迎昭公,孟孫、季孫後悔,乃止。

1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郈,一本作『厚』。世本亦然。」

2 《集解》杜預曰:「季平子、郈昭伯二家相近,故鬥雞。」

3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擣芥子播其雞羽,可以坌郈氏雞目。」杜預曰:「或云以膠沙播之為介雞。」

4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以金錔距。」

5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怒其不下己也,侵郈氏之宮地以自益。」

6 《索隱》按系本,昭伯名惡,魯孝公之後,稱厚氏也。

7 《集解》賈逵曰:「昭伯,臧孫賜也。」 《索隱》系本臧會,臧頃伯也,宣叔許之孫,與昭伯賜為從父昆弟也。

8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老,臧氏家之大臣。」

9 《集解》杜預曰:「魯城南自有沂水,平子欲出城待罪也。大沂水出蓋縣,南入泗水。」

10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鄪,季氏邑。」

11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言五乘,自省約以出。」

12 《索隱》魯大夫仲孫氏之族,名駒,謚懿伯也。

13 《集解》左傳曰鬷戾。

14 《集解》賈逵曰:「懿子,仲孫何忌。」

 

二十六年春,齊伐魯,取鄆1而居昭公焉。夏,齊景公將內公,令無受魯賂。申豐、汝賈2許齊臣高齕、子將3粟五千庾。4子將言於齊侯曰:「群臣不能事魯君,有異焉。5宋元公為魯如晉,求內之,道卒。6叔孫昭子7求內其君,無病而死。不知天棄魯乎?抑魯君有罪于鬼神也?願君且待。」齊景公從之。

1 《集解》賈逵曰:「魯邑。」

2 《集解》賈逵曰:「申豐、汝賈,魯大夫。」

3 《索隱》一本「子將」上有「貨」字。子將即梁丘據也。齕音紇,子將家臣也。左傳「子將」作「子猶」。

4 《集解》賈逵曰:「十六斗為庾。五千庾,八萬斗。」

5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異猶怪也。」

6 《集解》春秋曰:「宋公佐卒于曲棘。」

7 《索隱》名婼,即穆叔子。

 

二十八年,昭公如晉,求入。季平子私於晉六卿,六卿受季氏賂,諫晉君,晉君乃止,居昭公乾侯。1二十九年,昭公如鄆。齊景公使人賜昭公書,自謂「主君」。2昭公恥之,怒而去乾侯。三十一年,晉欲內昭公,召季平子。平子布衣跣行,3因六卿謝罪。六卿為言曰:「晉欲內昭公,眾不從。」晉人止。三十二年,昭公卒於乾侯。魯人共立昭公弟宋為君,是為定公。

1 《集解》杜預曰:「乾侯在魏郡斥丘縣,晉竟內邑。」

2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大夫稱『主』。比公於大夫,故稱『主君』。」

3 《集解》王肅曰:「示憂戚。」

 

定公立,趙簡子問史墨1曰:「季氏亡乎?」史墨對曰:「不亡。季友有大功於魯,受鄪為上卿,至于文子、武子,世增其業。魯文公卒,東門遂2殺適立庶,魯君於是失國政。政在季氏,於今四君矣。民不知君,何以得國!是以為君慎器與名,不可以假人。」3

1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史墨,晉史蔡墨。」

2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東門遂,襄仲也。居東門,故稱東門遂。」 《索隱》系本作「述」,鄒誕本作「秫」。又系本遂產子家歸父及昭子子嬰也。

3 《集解》杜預曰:「器,車服;名,爵號。」

 

定公五年,季平子卒。陽虎私怒,囚季桓子,與盟,乃捨之。七年,齊伐我,取鄆,以為魯陽虎邑以從政。八年,陽虎欲盡殺三桓適,而更立其所善庶子以代之;載季桓子將殺之,桓子詐而得脫。三桓共攻陽虎,陽虎居陽關。1九年,魯伐陽虎,陽虎奔齊,已而奔晉趙氏。2

1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陽關,魯邑。」

2 《正義》左傳云仲尼曰:「趙氏其世有亂乎?」杜預云:「受亂人故。」

 

十年,定公與齊景公會於夾谷,孔子行相事。齊欲襲魯君,孔子以禮歷階,誅齊淫樂,齊侯懼,乃止,歸魯侵地而謝過。十二年,使仲由毀三桓城,1收其甲兵。孟氏不肯墮城,2伐之,不克而止。季桓子受齊女樂,孔子去。3

1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仲由,子路。」

2 《集解》杜預曰:「墮,毀。」

3 《集解》孔安國曰:「桓子使定公受齊女樂,君臣相與觀之,廢朝禮三日。」

 

十五年,定公卒,子將立,是為哀公。1

1 《索隱》系本「將」作「蔣」也。

 

哀公五年,齊景公卒。六年,齊田乞弒其君孺子。

七年,吳王夫差彊,伐齊,至繒,徵百牢於魯。季康子使子貢說吳王及太宰嚭,以禮詘之。吳王曰:「我文身,不足責禮。」乃止。

八年,吳為鄒伐魯,至城下,盟而去。齊伐我,取三邑。十年,伐齊南邊。十一年,齊伐魯。季氏用冉有有功,思孔子,孔子自衛歸魯。

十四年,齊田常弒其君簡公於州。孔子請伐之,哀公不聽。十五年,使子服景伯、子貢為介,適齊,齊歸我侵地。田常初相,欲親諸侯。

十六年,孔子卒。

二十二年,越王句踐滅吳王夫差。

二十七年春,季康子卒。夏,哀公患三桓,將欲因諸侯以劫之,三桓亦患公作難,故君臣多閒。1公游于陵阪,2遇孟武伯於街,3曰:「請問余及死乎?」4對曰:「不知也。」公欲以越伐三桓。八月,哀公如陘氏。5三桓攻公,公奔于衛,去如鄒,遂如越。國人迎哀公復歸,卒于有山氏。6子寧立,是為悼公。

1 《集解》賈逵曰:「閒,隙也。」

2 《集解》服虔曰:「陵阪,地名。」

3 《索隱》有本作「衛」者,非也。左傳「於孟氏之衢」。

4 《集解》杜預曰:「問己可得以壽死不?」

5 《集解》杜預曰:「陘氏即有山氏。」

6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皇甫謐云哀公元甲辰,終庚午。」

 

悼公之時,三桓勝,魯如小侯,卑於三桓之家。

十三年,三晉滅智伯,分其地有之。

三十七年,悼公卒,1子嘉立,是為元公。元公二十一年卒,2子顯立,是為穆公。3穆公三十三年卒,4子奮立,是為共公。共公二十二年卒,5子屯立,是為康公。6康公九年卒,7子匽立,是為景公。8景公二十九年卒,9子叔立,是為平公。10是時六國皆稱王。

1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一本云悼公即位三十年,乃於秦惠王卒,楚懷王死年合。又自悼公以下盡與劉歆曆譜合,而反違年表,未詳何故。皇甫謐云悼公四十年,元辛未,終庚戌。」

2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皇甫謐云元辛亥,終辛未。」

3 《索隱》系本「顯」作「不衍」。

4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皇甫謐云元壬申,終甲辰。」

5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皇甫謐云元乙巳,終丙寅。」

6 《索隱》屯音竹倫反。

7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皇甫謐云元丁卯,終乙亥。」

8 《索隱》匽音偃。

9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皇甫謐云元丙子,終甲辰。」

10 《索隱》系本「叔」作「旅」。

 

平公十二年,秦惠王卒。二十(二)年,平公卒,1子賈立,是為文公。2文公(七)〔元〕年,楚懷王死于秦。二十三年,文公卒,3子讎立,是為頃公。

1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皇甫謐云元乙巳,終甲子。」

2 《索隱》系本作「湣公」。鄒誕本亦同,仍云「系家或作『文公』」。

3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皇甫謐云元乙丑,終丁亥。」

 

頃公二年,秦拔楚之郢,1楚頃王東徙于陳。十九年,楚伐我,取徐州。2二十四年,楚考烈王伐滅魯。頃公亡,遷於下邑,3為家人,魯絕祀。頃公卒于柯。4

1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年表云文公十八年,秦拔郢,楚走陳。」

2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徐州在魯東,今薛縣。」 《索隱》按:說文「,邾之下邑,在魯東」。又郡國志曰「魯國薛縣,六國時曰徐州」。又紀年云「梁惠王三十一年,下邳遷于薛,故名曰徐州」。則「」與「」並音舒也。

3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下,一作『卞』。」 《索隱》下邑謂國外之小邑。或有本作「卞邑」,然魯有卞邑,所以惑也。

4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皇甫謐云元戊子,終辛亥。」 《索隱》按:春秋「齊伐魯柯而盟」,杜預云「柯,齊邑,今濟北東阿也」。

 

魯起周公至頃公,凡三十四世。

太史公曰:余聞孔子稱曰「甚矣魯道之衰也!洙泗之閒齗齗如也」。1觀慶父及叔牙閔公之際,何其亂也?隱桓之事;襄仲殺適立庶;三家北面為臣,親攻昭公,昭公以奔。至其揖讓之禮則從矣,而行事何其戾也?

1 《集解》徐廣曰:「漢書地理志云『魯濱洙泗之閒,其民涉渡,幼者扶老而代其任。俗既薄,長者不自安,與幼者相讓,故曰齗齗如也』。齗,魚斤反,東州語也。蓋幼者患苦長者,長者忿愧自守,故齗齗爭辭,所以為道衰也。」 《索隱》齗音魚斤反,讀如論語「誾誾如也」。言魯道雖微,而洙泗之閒尚誾誾如也。鄒誕生亦音銀。又作「

 

斷斷」,如尚書讀,則斷斷是專一之義。徐廣又引地理志音五艱反,云齗齗是鬥爭之貌。故繁欽遂行賦云「涉洙泗而飲馬兮,恥少長之齗齗」是也。今按:下文云「至于揖讓之禮則從矣」,魯尚有揖讓之風,如論語音誾為得之也。

 

【索隱述贊】武王既沒,成王幼孤。周公攝政,負扆據圖。及還臣列,北面如。元子封魯,少昊之墟。夾輔王室,系職不渝。降及孝王,穆仲致譽。隱能讓國,春秋之初。丘明執簡,褒貶備書。